羅致光-min

羅致光 唔好自己投共上腦就老屈年青人

羅致光 投共,已經係事實,佢自己大中華膠上腦到是非不分一回事,但佢話年青人未經歷過英治年代,就懷念果個佢地未經歷嘅年代,真係胡說八道。你夠未經歷過大唐帝國,點解要同日本人一樣懷緬大唐帝國嘅盛世,照 羅致光 嘅邏輯。

羅致光 嘅盲點喺邊

但更重要係,依家戀英或親英果班人,有部分係直接或間接經歷過英治。好似我咁,我1984年讀小學,1997年7月中學畢業,喺英治年代完成中小學,我仲要1996年做過人口普查官,果陣仲係有皇家印,我點會唔知英國人管得好定壞。我喺中大學生會代表會年代嘅管治哲學,即係去到依家都仍然係果套嘅屬會同屬會室管治模式,就係我喺統計處做政府果陣學番嚟,然後一套套咁用上去。英國人喺香港搞公共行政好唔好,有啲人好似我咁,係直接感受到,而且好清楚,無英國人,我應該乜國人都唔係。而1997年後出世果班人,好多係間接受住呢種好處,佢地戀英有乜出奇,唔親英至係怪事,所以我話 羅致光 係投共投上腦,投到是非不分亦係咁解。

當然,我喺長大後,至發現英國人喺上世紀九十年代,將最好嘅嘢交咗俾英國,喺上世紀九十年代,英國無人權法(Human Rights Act 1998係新工黨上台嘅產品,但都係將ECHR抄過嚟,所以出現英國要用香港人權法案例,去確立自己案例基礎嘅怪事,呢個亦係英國喺法律上高度依賴歐陸嘅遠因),無私隱法,彭定康係做首相嘅材料,依家去過英國就明,英國有佢破落同混亂嘅一面,所以九十年代大家享受,唔只係香港嘅頂峰,甚至喺英國歷史嚟講,都係數一數二嘅好。仲要1997年前,馬卓安當政年代,保守黨弱到九彩,所以大家可以諗到,定康之治嘅年代,可以講係奇葩嚟,香港年青人比你呢個 羅致光 見多識廣,佢地好多喺西方國家生活過,梗係知當中發生緊乜嘢事。

依家香港係不斷退步,為咗你班大中華膠發白日夢搞到香港向文明標準倒退,我對 羅致光 呢啲民主叛徒嘅回應係,你IQ幾高都無用,你呢啲人空有才智,遺禍人間,是為賊也,人間之公敵。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