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樹刺殺騎士團長-min

星期日休息 : 村上春樹 新書被評二級與納粹技倆

村上春樹 新書刺殺騎士團長,竟然被評二級不雅,呢件事當然係離晒大譜兼貽笑大方,只不過,對於我呢類研究德國史嘅人,本身係感到好不安,我之前都講過,呢樣嘢係學納粹德國,但係點樣學納粹德國至得,呢件事,就要講番戈培爾。

村上春樹 係異見典型

戈培爾博士,可以講係德國歷史最邪惡嘅學者之一,呢條友係幫希特拉管意識形態,喺納粹黨上台後,納粹黨有個目標,就係要將知識分子由批判、創新,變成政權嘅工具,所以果啲文學家、哲學家之流,一定係納粹黨嘅重大障礙,所以1933年納粹焚書第一批遭毒手嘅書,就係性學研究學會嘅書,當時柏林、維也納、巴黎可以講係齊名,大量激進思想衍生自柏林,而希特拉睇中德國教會影響下嘅保守傳統,對付性學研究學會嘅書,指其淫穢,比較容易呃到民眾,德國嘅文化浩劫由此而起,至今都未恢復元氣。所以講同性戀嘅童書,竟然喺圖書館玩到閉架,一向重視操縱筆桿子嘅中共,如果你話佢地無研究戈培爾嘅仆街技倆,真係講極都無人信,所以喺我眼中,梁美芬、梁燕城、關啟文、李梓敬之流,等同係納粹共犯,我相信我無點講錯。當李光耀喺2007年都接受同性戀係一種自然傾向果陣,依家仲以宗教為理由,想禁止同性戀或性有關嘅書,唔係納粹黨戈培爾啲徒子徒孫又係乜呢?

當然,香港大部分人都唔知係危險,有啲愚昧嘅家長,仲以為政府為佢好添,有啲人就以唔識乜叫村上春樹,或者認為呢啲文學,藝術呀全部唔搵到食,袖手旁觀,由1933年開始,有部分見到勢色唔對嘅德國知識分子開始流亡,只不過佢地估唔到後嚟希特勒入侵全歐洲,係有幸逃亡到英國或美國果啲知識分子免於入毒氣室嘅命運。而納粹對德國同奧地利人文上嘅破壞係到依家都彌補唔到,去到冷戰結束,維也納同柏林至慢慢重建佢地嘅文化光榮,但呢啲唔係可以近幾十年可以重建嘅事。

所以 村上春樹 本書被評二級,呢件事香港政府係唔介意「柒出日本」,因為中共同納粹黨一樣,佢地嘅目標就係要破壞香港嘅人文環境,仲要乘港豬當道嘅時候做多啲,可以預見,有更多嘅書同作家受迫害,就算香港互聯網,可以剩番史檔呢啲唔讀史嘅人亂寫一通嘅垃圾喺度,真係通於歷史嘅人,無理由對依家香港知識界當前嘅危險,完全視若無睹。

雖然我睇唔到中共有納粹果種強大,只不過,我仍然會勸香港知識界嘅人,要走好走,因為當中共失敗嘅時候,佢地就會搵知識分子嚟殺當代罪羔羊,一如納粹失敗果陣,並唔係要拆毀集中營呢啲浪費戰爭資源嘅設施,而係加快殺人,聯軍就攻到都要殺人,因為佢地要透過對代罪羔羊嘅處決,去繼續為佢地無知嘅支持者提供思想安慰,呢啲集體發癲嘅年代,係唔會認真同你講理性。

最慘係,中國人唔只一次有發狂紀錄,德國歷史只係有一次大發狂,搞出過千萬人枉死慘劇,中國人係兩次,一次係1900年大清帝國嘅義和拳亂,一次係1966年至1976年嘅文化大革命,而中國人並無由呢兩次發狂有任何反省,甚至香港有好多人以參與發狂為榮,甚至有人以為,參與發狂可以保住自己條命,或者係重建中華文化光榮嘅方法,你面對呢種情況,三十六著走為上著,幾乎係唯一可行方法,我從來唔教人亂衝,依家係上帝要令中國人瘋狂,從而滅亡,你想同佢陪葬呀。知識界如果仲對中國有苦戀,都係白樺《苦戀》果句經典對白:您苦苦留戀這個國家,但是這個國家愛您嗎?

我好早走出大中華膠嘅詛咒,因為我係一個真係讀歷史嘅人,唔係史檔果個Admin,果條友係讀屎,並且要將史變成屎塞入人腦之中,梁振英呢條友惡毒如此,或者佢下場有如壽西斯古都係對佢太好。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