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翠容-劉霞

張翠容 攞劉霞嚟抽水抽得太核突

張翠容 呢條友,可以講係呢度經常追殺嘅對象嚟,攞住戰地記者同左膠個朵,四圍同啲惡棍政權辯護,根本已經係文棍一條。只不過,佢大概都知佢自己個朵臭過屎坑,喺劉霞重獲自由嘅一日, 張翠容 仲好意思喺Facebook抽水,我見到係毫不猶疑出手。

張翠容 說話虛偽到爆

張翠容 如果覺得劉霞咁值得關注,點解佢咁支持伊朗呢班神權教棍,我一直都唔多掩飾自己對伊朗嘅厭惡,如果大家認為明光社蔡志森、關啟文呢啲友仔係仆街,其實伊朗班友係同一樣嘢,只不過換咗另一個宗教咁解,咁喺伊朗受壓迫嘅人,請問 張翠容 又care唔care咁,齋係呢個問題,我已經覺得 張翠容 呢個人係虛偽到爆,借人抽水上位仲衰過泛民班永續民主鬥士,所以係令我唔出手唔得嘅原因。

仲有, 劉霞 走固然係一件好事,但 劉霞 嘅自由,幾乎係以佢細佬嘅自由做代價,而 劉霞 失去咗佢丈夫劉曉波,劉曉波係慘死,呢個係永遠無人補償得到,世上無第二個劉曉波,你 張翠容 又有無出聲聲討呢個比納粹德國更惡棍嘅政權。喺德國,我一般都唔可以好似仲喺香港咁,隨便鬧人納粹法西斯,因為德國呢個係一個極嚴重嘅指責,但依家中共所作所為,確係邪惡程度超過納粹黨,而 張翠容 佢對中共政權嘅態度係小罵大幫忙,請問佢仲有乜資格借劉霞嚟抽水,呢啲已經係殯儀之星級嘅無賴行為,真係十分之難得,佢面皮可以厚成咁,出個咁嘅post係面一啲都唔會紅,佢果種無賴簡直令人大開眼界。

劉曉波就快離開人世一週年,我相信,世人可以喺柏林,安慰已經失去丈夫嘅劉霞,但我亦都請果啲幫慣惡棍政權講嘢嘅友仔,少啲抽水,已經係對佢地用枝筆用把口做政權幫兇嘅一種補償。要世上再無第二個劉霞,真正有效嘅方法,係盡一切努力去推倒果啲惡棍政權,同惡棍思想,我唔認為呢啲嘢係可以一時三刻即刻做到嘅,但有啲太離譜嘅政權,係一啲辯護嘅理由都無,而伊朗係好明顯果一個嚟,特朗普對伊朗嘅態度咁強硬,對金仔仲留有餘地,因為一個係求財嘅古惑仔(都係死仆街嚟),但另一個係以真神之名壓迫人民嘅仆街,你話邊樣邪惡啲?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