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韓-香港關係法-min

香港關係法 應命不久矣

侵總統打算引用International Emergency Economic Powers Act,禁止中國買美國技術同公司,最大劑嘅一環係,香港公司隨時被定義為中國公司,如果係咁,雖然 香港關係法 表面上存在,實際上已經無咗。好多做正當貿易生意嘅人,多謝你班親共商人同北韓佬唔少。

香港關係法 嘅精要喺邊

香港關係法 嘅精要,係香港同中華人民共和國之間區別看待,如果無呢條法律,相信中國無用香港做白手套做得咁爽,但依家美國人知道你班香港商人親共到一個不知所謂嘅程度,你估侵傻㗎,侵以前都被香港地產商起過尾注喇,你估佢唔會報仇咁報,其他美國總統係唔係方丈我唔知,但Trump絕對係超級方丈,所以好大機會International Emergency Economic Powers Act之下,香港同中國一體看待,而 香港關係法 玩完,亦都係遲早嘅問題。

對於香港商界嚟講, 香港關係法 玩完,隨時聯繫匯率玩完,買好多嘢又要「共享中國人嘅光榮」,唔死都無用。雖然香港好多商人都有西方國家護照,但呢班友嘅政見,你估Trump唔會對呢班友喺西方國家開嘅公司睇到實,隨時要求英國根據BNA 1981收番佢地嘅英國國籍都似,等周融、劉鳴煒呢啲揸英國公民護照擦中國人鞋擦得咁過癮。就算佢地嘅外國護照保得住,都未必適應到要日日對住稅局做人嘅生活,大家都知香港啲華資企業盤數有幾好睇,同幾山寨㗎喇。

所以 香港關係法 應命不久矣,當然 香港關係法 玩完前,美國同英國應該有補救措施,有部分香港人可以保住,但補救措施之後,你班親共商人就有排你受,有啲甚至可能被沒收財產都唔奇,畢竟有部分香港商人嘅擦鞋程度,已經去到從事敵對行為嘅地步,根本無乜可能可以饒恕佢地嘅。

香港關係法 既然好清楚命不久矣,如果係醒嘅香港商人,依家應該諗吓暗中捐助民主派或獨派或親英派嘅問題,只不過,香港商人邊有咁醒,佢地喺英國殖民地年代玩慣啲幼稚園級遊戲,太好食好住,佢地有咁醒,就唔會梁君彥依家玩到咁霉。

2 thoughts on “香港關係法 應命不久矣

  1. 我聽其他网台節目,黃洋達或細說中南海的吳明德教授,以及我的觀察.港元遲早同美元脫勾,只是時間上幾時?1)大量中資股票在港上市及人仔計價,而多達8成或9成時會劣幣驅逐良幣!2)名義上港元勾人仔,但實際上是人仔勾港元.
    出口下降,來料加工減少,人仔根本無需求.國際上需求也是如此.加上中央又放水7千億,人仔是超發到亳無價值的貨幣像很多南美國家的貨幣一樣.所以他分開兩個貨幣市場,而且限制人仔對換美元.但購買糧食,石油,天然氣,原材料全是以美元外匯儲備.而且一定要買因有14億個胃每天要吃.對於香港來說人仔的入侵,人家也不看好港元,上次的700億回購港元,香港實際上沒有太多美元儲備比大陸去花.對於大陸來說香港只能是一時的救命草,中國好應自尋出路.香港只是個小小經濟體,長遠來說香港的經濟也會被拖垮,(但很多大白象工程依然上馬),不能背起成個國家的花費.像先前7個富裕的省份要背起全國的貧窮省份的養老金一樣.這樣對富裕省份不公平而且會變成養懶人.為何不去追究虧空者?貧窮的人這樣也不會去發奮圗強,貧窮的省應發展旅遊或特色企業;東西產品服務只有這省才有的.中國在農產品方面其實有多方面發展,如中草藥(德國用最多,枇杷露是中外馳名),花卉(百合花品種其實只有中國才有),但他們中意攪高科技,金融業,棄農地去炒樓.這是政策上的問題,腐敗的問題.人又懶又馬夫的問題.用一邊地方去救另一邊,長遠來說只會等支爆.

  2. 香港人大多都是抱著short-termism, 尤其金融業,我們可以緊密合作,重組後既香港保監急急向北京建議中港大灣區保險後援服務同銷售要融合,期待您成立BNO專頁區分一條清流出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