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書銘-英文陳詞

石書銘 用英文陳詞有乜錯?

香港啲法院,真係運作越嚟越膠,有一單睇落小事,但我唔認為係小事嘅事,我覺得要講吓。就係 石書銘 喺一單涉及hacking嘅案件申請上訴許可果陣,聆訊用中文進行,改用英文陳詞,未經法院批准,結果俾法官用兩頁紙鬧佢。但我睇番件事,依家香港啲法官乜咁重視中文嘅咩?

石書銘 用英文陳詞有乜錯?

首先,呢次聆訊係一個取得上訴許可嘅聆訊,唔涉及任何事實爭拗,即係單嘢無論用中文定英文陳詞,都無損當事人權益,甚至可能對當事人有利,點解唔可以自由中英之間互換。

另一方面,蘋果日報嘅報導,如果無錯嘅話,我覺得陳官知唔知自己講緊乜?

石大狀就引用《法定語文條例》話司法程序當中,法律代表有權使用中文或者英文,或兼用兩種語言做解釋。陳官坦言對石大狀說法「匪夷所思」,指有關做法必須得到法庭容許,亦明顯只適用於通曉兩種語文嘅法官。

我覺得個官知唔知《法定語文條例》點寫

(4)即使有第(1)款的規定,程序中或程序的一部分中的法律代表可兼用兩種法定語文或採用其中一種。

無錯,根據《法定語文條例》第5條第1款,法官可就使用邊一種語文作出決定,但第4款都有規定,程序嘅法律代表可以兼用兩種法定語文,或採用其中一種,我想問果位法官嘅官威係由石頭邊度爆出嚟,匪夷所思果個似乎係個官。如果個官根本唔識英文,咁都算,但香港啲法官邊可能唔識英文㗎,你講咩?陳廣池都係英治年代嘅檢控官出身,佢係本身應該通曉英文,佢既然係通曉兩種語文嘅法官,我反而會問,點解你一定要 石書銘 用中文陳詞,至少喺《法定語文條例》果度,法官嘅權力唔係大到可以迫個法律用邊一種語文嚟陳詞,所以我話,匪夷所思果個唔係 石書銘 ,而係個法官,我反而想知個法官自己係想點。

喺一單有可能上訴終審法院嘅官司,由於有嚟自普通法司法管轄區嘅非常任法官,所以由申請上訴許可開始,應該俾代表律師以最有利嘅語言作陳詞,除非有人想將香港法院全中文化,屆時香港嘅司法會變成點,我自己都係無眼睇,因為普通法有唔少嘢,根本無可能用中文準確譯番出嚟。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