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min

六四 告別中國嘅開始

六四 我一向都係會播徐小鳳為香港電台電視劇《雙城記》唱嘅主題曲,因為係符合香港人嘅心情(亦避免大中華膠問題),但我今年 六四 ,我改係王傑,亦即《雙城記》原作曲人,用未經向雪懷修改嘅詞唱《想見不想見》,你見向雪懷同潘偉源原來版本,就知反映係兩種政治態度,同悲憤心情。

六四 應該告別中國

先講徐小鳳嘅歌詞

你可知默默又是一年
沉默裡盼望你我依然
望晚星睏倦散落昏暗的光線
如像今天眼淚偷偷暗閃

腦海中是無限癡纏
無盡愛意盼望與你相連
但我給歲月印下一幅滄桑臉
描劃得失背後身經百戰

願你知世事每是失去了預算
更多更詳盡歌詞 在
要接受的一刻哭笑難辨
就算某日某夜是誰經過了巨變
也會快樂地懷念昨天 愛未變

置身於大時代之前
嘗盡每次變幻每每失眠
讓這張印著往事依稀的嘴臉
懷著一眶眼淚傷心串串

願你記住往事就如一切也沒變
你會快樂地懷念昨天 愛未變

向雪懷修改嘅版本,係香港電台用嘅版本,我會叫佢做支聯會版本,呢個反映係香港果種「大中華膠」情懷,否則唔會經過巨變,仍然希望相連。當然向雪懷嘅修改,某程度上將當中嘅政治味道畫公仔畫出腸。

只不過,今日嘅香港,對 六四嘅態度,應該係潘偉源嘅版本,我叫佢做告別中國

你可知默默又一年
懷念你這夜再次失眠
望晚星困倦散落昏暗的光線
如像今宵眼淚偷偷再閃
腦海中是無限痴纏
無盡愛意盼望與你相連
但我給歲月印下一副滄桑臉
逃避今日約會不敢再見
若你知我在這日一切已盡變
要接受的一刻哭笑難辨
願你記住往事就如一切也沒變
你會快樂地懷念著昨天
愛未變

你話 六四 北京屠殺嘅歷史,會唔會喺港獨派或親英派裡面抹咗佢,唔會,但形勢係,1997年7月1日後一切盡變,而且港中和平分家,反而令香港更有理由去追究當年未完嘅責任:追究屠夫責任。因為呢件事唔再係涉及說不清嘅國家認同,而係一個必須追究反人類罪行事件,甚至我認為喺香港離開中國後,喺香港法院聆訊1989年相關嘅人,可能更加適合。一如德國清算納粹分子,都唔係德國人自己郁手,最終係外國人嚟郁手一樣。一個認同屠殺自己人民係會對國家好嘅國家,我睇唔到要再一齊嘅理由。

正如邱吉爾年代,主張dehousing策略,炸到德國幾乎夷為平地嘅策略,係源於本身喺德國出世,原籍德國嘅Prof. Frederick Lindemann(佢嘅學位係柏林大學,英文充滿德文口音),Prof. Frederick Lindemann佢同德國有十足淵源,但佢對德國嘅戰略係最狠果個,因為佢嘅做法去戰勝納粹,德國人至可以浴火重生。告別中國,至係一個對1989年死者,或者仍受中國共產黨壓迫各唔同民族嘅人負責任嘅做法。作為一個自細研究中共黨史,甚至見過維權運動興起嘅人,我經歷咁多年作出嘅結論。

One thought on “六四 告別中國嘅開始

  1. 聽花(柳)生台的大軍罸這近幾集節目,可以百分之百肯定廢陶及社文(玲)D人是收共慘擋錢做野,成班垃圾,自己不找資料研究,聽人家說,一個又聽廢陶說,一個強加自己意見根本無這件事發生.一個又怪人64不出來,你自己夠號召力咪Call十萬人出來,成個社會根本再無人再信這班政棍,我弟是公務員是政治極度冷感的港豬,那個政治人物全無印象,他都知道這班人是衰人,真是深入民心但負面的一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