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海恩-外傭-min

容海恩 幾時出手郁旺角行人專用區班大媽

容海恩 呢啲白痴黨棍,其實講佢都係浪費地球資源嘅行為,只不過,呢啲人推廣中國人喺香港嘅治外法權,去到一個難以容忍嘅地步,作為南洋人後代都要郁佢。呢次無喇喇投訴外傭喺公園嘅行為,跟住有啲種族歧視嘅五毛就玩埋一份,我覺得係要出手。

又唔見 容海恩 郁旺角行人專用區班大媽?

我諗對於外傭喺香港嘅行為,我都幾有資格講,因為我本身某程度都識南洋文化,特別印尼。除咗廁所我無法評論,因為大部分外傭都係用女廁,而我係男人,我唔知乜事。但在公園草坪上睡覺及聚集播放音樂,我想問,草坪上瞓覺有乜問題?容小姐。容小姐喺加拿大讀過書,加拿大人喺公園草坪上瞓覺有乜奇,唔好話,德國都一堆,係香港啲公園至咁奇怪唔准瞓草坪。你話播音樂,你夠旺角行人專用區班中國八婆,或屯門公園果啲大媽舞嘈,你唔見 容海恩 郁果啲大媽?呢啲乜嘢移動龍門嘅雙重標準嚟㗎。

喺公園聚集霸佔場地,我想問佢地霸佔咗乜?我只係知道,菲律賓人,最多都係進行傳道活動,或者做街頭禮拜,因為香港照顧菲律賓人嘅教堂唔夠,而照顧印尼回教徒嘅清真寺都唔夠,如果香港有足夠照顧外傭嘅天主教堂或回教清真寺,真係會有咁多人喺公園或行人專區聚集?我好懷疑。

但有一樣嘢係肯定,我都住喺港島好一段時間,菲律賓人為主嘅遮打道行人專用區,雖然被譏為小馬尼拉,但果啲嘅管治唔錯,至少我未聽過好似旺角行人專用區果啲恐怖音樂,甚至涉及黑社會嘅霸佔地方行為,但旺角行人專用區,被班中國人搞到一塌糊塗,而油尖旺區議會鼠王芬啲狗(我只能用呢個詞語,形容經民聯班仆街),除咗斬腳趾避沙蟲,乜都唔識,依家中國人喺使用行人專用區嘅公德心,遠衰過菲律賓人同印尼人,你 容海恩 仲好意思出嚟郁啲外傭,乜啲係不知自重,兼且係赤裸裸嘅種族歧視, 容海恩 同部分土共支持者嘅言論,喺南洋一早可以用煽動或挑動種族緊張嚟治罪。咁鍾意管行人專用區, 容海恩 有種一個人單刀匹馬同旺角果啲大媽講先,麻鷹唔管管雞仔,呢啲言論最為仆街同乞人憎。不愧為希師奶嘅政黨,一個希特拉係民主選出嚟都可以亂咁講嘅政黨。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