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跌落嚟-min

佛誕休息:民主會由 天跌落嚟 嘅誤會點搞出嚟

雖然今日係佛誕,但喺佛誕前夕,蔡維邦大律師代梁天琦求情果陣,將全香港泛民啲老屎忽「佛系心態」大大訓斥一番。佢話佢果代嘅香港人,以為民主係 天跌落嚟 嘅。其實,對政治有基本認識,都知民主無乜可能係 天跌落嚟 。但點解香港咁多泛民支持者,包括部分泛民中人,以為民主係 天跌落嚟 ,呢個就係問題,正如我從不認為支爆係 天跌落嚟 。

天跌落嚟 就有民主嘅觀念係因為對英治年代錯誤認識

其實南洋人,一早知無論喺邊度搞民主都唔係 天跌落嚟 ,好似新加坡同大馬爭取獨立先賢,好多都加入工黨,係方便同英國佬講數。但香港由一班天真幼稚嘅大學生,中咗中共圈套,支持乜嘢民主回歸開始,好似乜都唔駛做,英國人就一路俾民主、自由出嚟,所以好多人以為民主真係 天跌落嚟 ,亦唔會去認真睇吓第二啲國家嘅友仔點玩政治,你同人地講第二啲國家究竟係點玩,人地會當你係白痴。唔好話第二樣嘢,香港人會加入英國政黨以便向英國游說香港嘅事,都十分之少,係有British Citizen身份嘅,都唔加入英國政黨,真係有啲人個腦係唔知點嘅構造。

跟住另一樣民主會由 天跌落嚟 而引申出嘅問題,就係反暴力嘅潔癖,香港成堆西方國家護照持有人,泛民都有唔少,但知道西方國家政治本質少之有少,無錯,西方國家大部分情況下,啲政治問題都係可以用制度或法律解決,你估西方無暴力示威,錯了,歐洲,包括英國本土在內,啲人喺街頭玩激果陣都絕不惹少,法國燒警車係最低消費,高中生都會搞場燒警車嘅運動出嚟。無錯,如果搞到愛爾蘭共和軍,或1967年土共果種恐怖主義,我絕不贊成,搞爛無辜鋪頭都唔贊成,對警察自己有政治偏見兼打人果陣,唔通你可以繞埋隻手,咁樣就可以感動到當權嘅人,呢啲咪係「佛系心態」,雖然我知「佛系」呢個字係明顯有宗教偏見,亦唔應該用,但如果嘲笑啲人「佛系」心態係嘲笑啲人以為 天跌落嚟 有金執,咁對呢種心態嘅嘲諷,就好適合以為和平行禮如儀嘅示威就可以改變社會嘅人。如果當權者同你對話就話,如果唔對話呢?

跟住蔡維邦大狀指出一個心態,又係好到肉,大家以為大學畢業後,「努力」工作爬上高位,跟住好「珍惜」自己嘅高位,大家睇,果啲老屎忽講就話支持創業,但邊個會出嚟創業?講嚟講去,會出嚟搏嘅,係我識嘅上一代人,果個叫王維基,跟住無其他。商界都有成堆自以為留喺Comfort Zone就好爽嘅友仔,就更加唔好講政界,否則泛民邊有好似馮檢基、黃成智、李卓人呢啲友仔出嚟,無咗個議席就好似會世界末日嘅一樣,我真係認真無眼睇。

蔡維邦嘅求情信,與其話係求情信,不如話係佢代梁天琦鬧爆香港檯面上以為 天跌落嚟 就有民主嘅友仔,基本嘢唔做,一日到黑只係諗住扮係民主鬥士,民主明星,真係睇到人都嘔。我唔知有幾多人,睇到呢封火藥味十足嘅求情信,會自我反省過嚟,泛民有今日呢個問題,唔係起於許鞍華拍《千言萬語》果個年代嘅事,呢啲膠事係一路存在,去到今時今日。毛澤東呢個人確係魔頭,只不過,佢有句話某程度上,係泛民必須承認嘅赤裸事實

革命不是請客吃飯,不是做文章,不是繪畫繡花,不能那樣雅緻,那樣從容不迫,文質彬彬,那樣溫良恭讓。革命就是暴動,是一個階級推翻一個階級的暴烈的行動。

如果土共鬧梁天琦,不如咁,鬧咗毛澤東先,呢句嘢就係中共做事嘅方針,所以中共做嘢一向唔講道理,你知道你嘅對手係乜嘢起家,你就知你應該可以點樣做。當然,毛澤東反映係中國式嘅一套,更何況,以香港人果種潔癖,你同佢講毛澤東呢套道理,啲友仔嘅潔癖發作又係乜都聽唔入耳。

又或者我講吓荷蘭,可以會比較適合依家未到時候以硬碰硬嘅時候,荷蘭用咗八十年時間爭取獨立,佢地被西班牙佬恥笑係「乞兒」,所以佢地軍隊自稱乞兒軍,乞兒軍做嘅嘢好簡單,西班牙出邊搞乜,就騷擾到你西班牙乜都玩唔到為止,一邊打游擊戰,一邊同西班牙做生意都仲得,結果玩咗八十年,西班牙被荷蘭佬玩到殘,承認荷蘭獨立算數。或者,荷蘭佬當年呢種丐幫心態,係香港人要學習。但唔係好似依家啲上一代咁,自己唔做嘢仲要鬧年青人。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