鬧爆曹景行

剛鬧爆完何秀蘭,鬧得咁過癮,唔爭在鬧多件叫曹景行的扮香港評論員。

我同曹景行有淵源在1999年8月,當年我暑假剛由新加坡渡假回來,適逢我全方位研究南洋政治,就天天看《聯合早報》。有一天,發現曹景行以香港時事評論員名義,在《聯合早報》評論香港政治,但當中錯漏百出至一個忍無可忍的地步。我當時不知曹景行是鳳凰衛視的人,但我認為這類胡說八道孰不可忍,就投書《聯合早報》。由於我同時熟悉香港和新加坡民情,寫起來手起刀落,《聯合早報》不單刊登了我的文章,更開始我在《聯合早報》評論台灣、香港和南洋政治的生涯。

曹景行因為並非真的熟香港,所以大家對照一下在英國廣播公司中文部的文章中,由馬家輝寫的,與曹景行寫的分別。我在這裡以一個香港土生土長的評論員身份,呼籲曹生,不要再胡寫香港了,一個不真心融入在香港生活,不認真研究香港文化的人,沒有資格對香港事務指東說西。

我作為一個英國人,我對曹景行在英國廣播公司中文部亂評廿四更是有意見。

http://news.bbc.co.uk/chinese/trad/hi/newsid_7120000/newsid_7128600/7128637.stm

我個人雖然家族第一語言是普通話,但用普通話來學中文,除了代表北方佬殖民主義思維外,對學習中文沒有好處。像普通話,如果你的底子是馬來西亞或台灣北部的,還有傳統中文的韻味,但現時中國主流的漢語,只是粗暴無內涵的文字,學來幹啥,與學野蠻民族文字沒有分別(你看中國官式文章那些假大空中文已夠你受)。

相反,廣東話在英國殖民統治下,保留了最多的中文精粹,粵式中文有何問題?更何況粵語始終是香港人的母語,政府不是要推廣母語教育的嗎?曹景行何時想在香港搞起中國殖民統治來?

後話:請中國來的讀者留意,鳳凰衛視不是真的香港電視台,香港人從來不看鳳凰衛視的,要看真的香港台,不如看BT了的香港有線電視節目。

8 thoughts on “鬧爆曹景行

  1. 我對佢印像一般, 無特別喜歡或討厭,
    但我最記得佢有次提及香港的國語未能普及的問題,
    當中有一點非常偏頗, 佢竟然話港英政府為了
    令香港人唔學國語, 所以只安排香港人上課用粵語,
    我就非常反感

    首先係英國管治香港, 中國都未有國語, 中國有國語之時,
    英國已管治香港差唔多八十年, 唔通中國用乜語言,
    英國又要不斷改? 第二, 英國如果唔尊重中國人,
    大可以好似日本皇民化台灣人, 強制學英語唔可以學粵語

    佢呢一次的節目, 令我突然覺得佢其實根本唔了解,
    甚至根本唔用心去諗下

  2. 我一早就唔睇BBC中文綱, 完全係大陸人寫番比大陸人睇, 對香港問題錯誤解讀得離譜(最好笑有好多大陸圖片當香港圖片嚟用)

    問題係: BBC英國佬高層知唔知道個中文網比人搞到烏煙瘴氣?

  3. 好多英國人對香港或中國不了解的
    佢地連香港大陸邊度用簡體繁體都唔知,
    有 d 連香港用粵語都唔知

    無他的, 人地英國人, 有乜需要了解中國

  4. 我一早都說,香港在本質上從來都是殖民地,只是在1997年主權移交後轉換了宗主國,香港人沒有祖國,只有宗主國。

  5. 首先,本人先指出觀察家嘈得幾行篇文有d小疏忽:聖保羅中學。嚴格嚟講,香港並冇聖保羅中學。香港只有聖保羅男女中學以及聖保羅書院;兩者均為港島老牌英中,都轉為直資,亦都有附屬小學。行內一般以英文稱前者為St Paul Co-ed,後者為St Paul。因此,只說聖保羅中學,容易混淆。我本來都搞錯,但再睇文中提及的校長,才知嘈觀察家所指的是聖保羅男女。據上文下理,你旣可以當它作聖保羅男女,亦可以把它視為聖保羅書院,在此文中並沒甚麼分別。不過就產出而言,前者有大法官、民主大老你媽田,後者雖有愛國情長、但附送人氣急升的左王曾,校運校譽之懸殊,豈能不明察、小心分別?

    旣然說聖保羅男女係名校,其他的學校,可能都係名校,但更大可能的是冇咁名嘅校,甚至係「未有名」、「不名」嘅校。咁樣,嘈文嘅題目及立論就有問題,它將比較點訂得過高,這樣的推論旣不合理,更不合邏輯。首先,聖保羅男女是香港老牌英中,校友名人多的是,為中產家長的心頭好,一般尖子都不容易取得學位;加上它轉為直資,中一都可以收取學費,又取得大筆捐助,真係要人有人,要錢有錢。講句笑話,聖保羅男女做得的,聖保羅書院都未必做到,更何况是其他的一般學校:他們不是不願落場去跑,而是未跑先輸,他們輸在起跑線上呀,老兄!如果人地話BBC可以兜口兜面彈自己嘅首相,點解鳳凰位是唔可以批評一下自己國家嘅主席?如果人地話芝加哥大學d經濟學教授都經常取得諾貝爾獎,點解內地咁多大學,一個諾貝爾獎都攞唔到?咁樣講,你說合理嗎?你條氣順嗎?

    講同寫係兩回事。講普通話可以寫好書面話,係一廂情願的想法。書寫能力下降係世界大趨勢,中國內地也不例外。根據黄耀堃教授在<論銳變中的香港語文>的資料:「有些以北京話為母語的學生,曾修習本人任教的『寫作訓練』課,我對她們的作文粗加分析,發覺其毛病跟一般香港學生差不多,誤用的詞語和囉囌的句子有時比其他學生還要多。」另外,「上海交通大學的學生參加『漢語語言文字水平測試』(其水平相當於高中三年級) ,但及格率只有百分之二十。」這些內地名大學嘅學生,他們平日在課室內說的、聽的都是普通話呀。

    當然,嘈觀察家話本地教師有保護主義想法,我同意,可以批評,但試問保護主義哪一行業沒有?學語文必須有語言環境,日講夜講、常寫常讀常聽,才能成功。單靠課堂操練,事倍功半,係唔work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