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何秀蘭清舊賬

在整個泛民陣營,應該沒有太多人比我更有資格,對何秀蘭直斥其非。大學時因反殺局而認識她,大家齊齊度橋反政府幹掉兩個市政局,到觀龍會戰,到現在。真的睇住她大,睇住她壞。

先講2004年立法會選戰這筆賬,有四件事,何秀蘭足以要為她自己敗選負上全部責任。

1. 2004年余若薇/何秀蘭競選團隊的人,包括競選經理及主要幹事,都是何秀蘭的人,但她自己找回來的人,在投票當日中午出現告急信號都置諸不理,她輸了又可以怪誰?

2. freeman本來度了一個好好橋給何秀蘭、余若薇拍video,結果何秀蘭堅持找個膠人,拍了段類似七十年代恆生銀行廣告的膠片。而freeman最後與民主黨合作,以《The West Wing》概念拍了民主黨的宣傳片,至今民主黨的宣傳片仍是香港經典之一,你又可以講什麼?

3. 當時我和四十五條電台出身的朋友,建議重點在西灣河、薄扶林、太古、康山等地區拉票,但何秀蘭和她的人,專找楊森的票倉來拉票,康山、西灣河等票倉就唔理,結果如何不問可知。相反,這次陳太之戰的戰略部署,與2004年我們建議是一樣,結果鯉景-太古-康山-南豐-興東防線得到全面固守,為取得過半票打下基礎,這就是分別。

4. 何秀蘭團隊那些助理,對義工態度奇差,包括我這個由何秀蘭派系出身的都中招,還被何秀蘭好友王岸然圍攻,在七一效應下積聚的義工大量流失,這也是為何這次陳太之戰如此難找義工的遠因。

數完立法會,再數觀龍。當年觀龍之戰能夠險勝,除了葉國謙在七一的表現確實好福佳,還有觀龍樓的重建問題,葉國謙在當區搞得像一舊膠,何秀蘭當年在舊區重建問題的執著,以及天天企在百佳超級市場門口派單張,是贏出的一大原因之一。當年打完觀龍之戰後,何秀蘭想搞社區自治、搞好舊區重建等等,結果去了哪裡?這才是為何觀龍選民如此憤怒,要投賭爛票。

蔡子強、馬嶽、林忌只是評論人,何秀蘭未必對他們評論服務,但我是有份參與多場選戰,2003年我更為公民起動成立,在《香港經濟日報》寫文背書,今天連我都要鬧爆她,她自己有沒有檢討過。在整個泛民中,唯一只有她沒有檢討為何區議會輸得如此福佳,我想問她,到底知不知醜?

公民起動至今仍然有堅持理念,是已經退出公民起動的鄭其建,他打得連民建聯都不敢入侵,而鄭其建一樣沒有搞蛇宴齋宴的。如果還有膠人要求何秀蘭明年選立法會,我的看法是,請大家看清楚,誰背叛了當初公民起動的成立理念。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