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麗瑤

呂麗瑤 案律政司司長奇怪安排

呂麗瑤 案終於開審,本來開審咗嘅案就費時評,只不過,律政司啲安排越嚟越古靈精怪,竟然要求申請被告用代號,但又無申請傳媒不得報導或披露被告身份,成單嘢古靈精怪。如果第二單案係受害者約章下不披露被告身份,咁仲有得解,但 呂麗瑤 案根本係無解,反而令香港人陰謀論滿天飛,更加無辦法相信律政司,甚至律政司司長嘅決定。

呂麗瑤 一早爆咗被告身份

呂麗瑤 被非禮嘅案件,其實受害人一早爆咗被告身份,被告身份係公開秘密,所以律政司司長可唔可以解釋一吓,點解被告一定要代號,既然係人所共知。而喺 呂麗瑤 公開佢被非禮嘅事件後,有成堆懷疑打手嘅假用戶湧上嚟針對呂小姐,令人懷疑被告有強大嘅後台,而依家律政司司長嘅奇怪決定,令公眾更加懷疑被告嘅人際網絡或背景,會唔會影響到成單案,律政司就算被迫作出檢控,都會唔會作出對受害人有利嘅檢控。

點解香港人越嚟越唔信任律政司,除咗律政司司長自己都僭建外,律政司司長嘅決定越嚟越匪夷所思係問題所在,兩日前至有單案法官質疑點解唔告埋間財務公司涉嫌洗黑錢同放大耳窿嘅案件,今日 呂麗瑤 單嘢又搞成咁,我呢個人住德國咁摺,都可以隨便抽到兩單呢啲處理古怪嘅case,呢啲係傳媒有報嘅case,傳媒無報果啲case有幾離譜,我唔敢想像。檢控呢個環節都搞到咁災難級,你叫香港人點可能對你司法制度有信心,至少喺檢控呢個環節,唔通人人都要準備自己請大狀做私人檢控,叫不如叫律政司執咗佢,炒晒律政司果啲負責檢控工作嘅律師吧。

依家香港司法同執法係出現信心危機,休班警同當更警係咁爭住犯法,加上黑警好多時執法不公,而廉署UGL案到依家都唔拉人,依家邊個信執法呢個環節,跟住法院,歪風事件,以及楊振權上訴庭副庭長同中國嘅關係,大家又唔信法院,然後律政司司長啲政治檢控本來已經仆街,但依家已經蔓延到包庇黑社會,甚至有人懷疑優待風化案疑犯,大佬,依家香港係變咗馬來西亞一類嘅fail state,我估得啲我討厭政治嘅無感覺白痴,係覺得香港仲安全。

One thought on “呂麗瑤 案律政司司長奇怪安排

  1. 在一單本應是打圍標既官司,控辯雙方竟然同意是打工程合約,而控方話,啲竹棚(支)存放在賣家地方,三個月竟然會自己爛晒,個高院法官又同意喎,要法團賠償全部既已爛既竹棚(支)貨價 (nearly 1M)。
    其實,這個工程,個承辦商一毫子都未收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