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社會的品德

何文田愛民邨冬菇亭檔主李松興,向長者提供免費粥,引起社會熱烈迴響,很多香港市民都走去李松興那裡吃粥,或者捐東西給檔主,以表支持。

相比起香港現時那些「富翁」在海嘯當中的麻木不仁,或者政府在生果金都加審查機制的硬膠,查實反映了,自由社會所仰賴的「保守價值」,而現時香港朝野左中右都不明。

昨天參與逸夫書院校友會與基督教服務處合辦的探望長者活動,這類活動對我這類社會科學研究者最大好處是,聽了很多「香港故事」。不少老婆婆,查實並不稀罕政府的綜援,甚至拒絕申請院舍,因為他們不想因綜援審批或院舍審批程序,束縛他們的行動自由。而他們的衣、食、醫、電器之類不足時,很多時他們同輩的朋友,或他們朋友的晚輩,都會主動幫手救濟。他們的朋友,往往年青時共同捱過,現身處社會不同階層,不過老一輩的人,躋身中產或富有階層,都不會置年青時的朋友於不顧。

這不難理解,香港人如此支持李松興的贈粥活動,因為這是香港社會最基本的價值,尊敬長者,向這些建立香港的致敬,我們自己先做,不會等政府的。政府審批生果金固然是違反香港價值,但上了岸的人,也不會隨時置他們的基層戰友而不顧。

相反,我這一代查實頗為危險。過往,一個朋友圈中,通常上、中、下階層都有之,因為上、中、下階層流動很強,互助亦很正常。但我這一代呢?上層由小到大的朋友都是上層,中層由小到大的朋友都是中層,下層由小到大的朋友都是下層,而要下層下一代翻身查實很難。那下層怎會不指望所謂稅收,或社會保障網去幫他們。

香港的有錢人,既沒有西方資本主義的基督教新教倫理,亦沒有中國傳統的濟貧,或報恩的倫理,亦沒有Old Money那種自重態度,只是一堆庸俗到爛的新發財,香港之所以階級對立尖銳,查實由香港上中層家教不彰開始。他們不願濟貧,亦死抱政治綜援,而香港下層的人,又誤以為這是自由價值的錯,走去支持政府集權的干預思想,香港社會的潰敗,就是這樣搞出來。

====
延伸閱讀(updated on 27 Oct 2008, 02:06GMT):
繆美詩:感性新蕉

3 thoughts on “舊社會的品德

  1. 未必,下層的人如果可以考入名校,或許都會認識兩三個中層或者上層的人,但當然,關係可唔可以維持幾十年就是一個疑問。

  2. To karl:

    以前我果代仲可以透過考入名校,可以識齊不同階層的人,自從有「一條龍」、「直資」這些不知所謂的改革後,這條路都慢慢斷了。

    一係名校區樓價和租金都貴到七彩。

  3. 一兩年前,同某教授傾閒計時題過同一問題,教授曰:學業成績與家庭環境有weakly positive correlation,以前,學校就是學校,好成績的學校有多數的中產子弟,少數的草根;現在,畀得起錢的都去了國際學校、直資、浸鹹水,係香港的學校,就只有少數成績好的草根和多數成績唔係咁好的草根。

    此論調可作此文的註腳。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