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得好?

5. 女友年前結婚,我曾經非常羨慕那一對璧人──他們是虔誠教徒,住在西半山自置寓所,分別在一所大企業裏任中層,生活富足之餘,前面還大有發展空間。驀地發現,女友的丈夫,和戲裏面的Doug(Vicky後來嫁的一個精英、悶出鳥來的社會中流砥柱)有著一樣的衣著風格,與髮型。

活地雅倫一直是很厲害的社會觀察者,他將當代都市的光怪陸離猶如解剖刀般解剖出來,然後展現於各人的眼前。而看Leona的描述,大概都猜得到,活地雅倫把一個都市生活典型的迷思一語道破:嫁得好。

在日常生活,常常聽到閒談中有這樣的對白:「她嫁得幾好,個老公話雖大佢十幾年,但佢老公係乜乜公司的高層,生活無憂,佢仲駛乜做得咁辛苦。」如果現代女性只係滿足於嫁得好,就不會叫現代女性。

因為男女工作上漸漸平等,女人不大需要在物質上依賴男人,甚至依賴男人,也只不過想自己不怎麼累而已,女人表面上想追求「長期飯票」,實際上可能是追求心靈夥伴多一點。不過,女人對這問題的覺悟,往往是結了婚,或同了居一段日子才發現。而出軌的狀況,往往在結婚後,或同居後若干年開始。

有些事業有成的男人,不知何解為何在情場上,敗在一些看來事業無成,或年紀年輕太多,基礎不穩的傢伙。而身邊的三姑六婆,就笑那個女人蠢。事實上,那個女人很知道自己要什麼。不明白,是那個以為飯票便是愛情,其他一切都幼稚得很的男人,或者香港一貫勢利眼到爆的膠人。

所以男人們,不要以為滿足女人的物質需要,便可以留住一個女人的心。在這個男女工作平等的年代,物質未必是女人所缺,心靈的交流才是最重要。很可惜,在那些「嫁得好」最後出了軌的例子中,大部分男事主都是失去後才知自己錯什麼。

當然,如果不是要為寫《多事之秋》,我不會很細緻觀察問題。對我而言,寫小說和寫評論,都是一種以觀察社會為職志的事業。

====
延伸閱讀:
黃雅麗:看罷情迷巴塞隆拿的十個感想

後話一:我的文學,特別小說根柢嚴格而言,並非來自中國小說,我對武俠小說有點厭惡,亦非完全來自英國文學,查實最大影響是小時候,刨完家裡的巴爾扎克《人間喜劇》系列的中國譯本,包括傅雷等人的翻譯。長大後發現,我認為小說不外乎是社會觀察的觀點,以至反對社會步向革命,應以改革代之的態度,都是受巴爾扎克影響。

後話二:雖然Leona是評論版編輯,但我覺得,報紙讓她寫副刊的專欄更好,副刊專欄,才是她揮洒自如的舞台。

3 thoughts on “嫁得好?

  1. 世澤,謝謝你的恭維,太抬舉了。
    🙂
    我只是無可救藥地愛上電影而已。

    你的評論很「到肉」,看完以後我還有一個想法:遇上情聖對一個女人來說是最大的詛咒,因為她從此不會再滿足於一般的男人(即戲裏那種「精英」)。

  2. To Leona:

    1. 我看妳博客好一段日子,妳寫副刊類型的東西,遠比妳寫評論類型的東西來得得心應手,不是抬舉。

    2. 用男人角度來,如果男人遇上的女人,是曾經遇上情聖,都是很大的詛咒,因為相處上會相當麻煩,替女人療傷不易,而要對那個女人好,不是力不從心便是事倍功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