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DTZ-min

梁振英 UGL案:眾籌告人並唔構成助訟或包攬訴訟

依家民主黨發起天下為公行動,眾籌用私人刑事傳票或其他可行方法,對 梁振英 作出檢控,有件一直幫中聯辦做走狗,但連律師都唔係嘅法棍,呢啲關鍵時間又露真身,話民主黨嘅行動有可能違犯香港法律關於助訟或包攬訴訟嘅法律。我對呢條友嘅回應係,要去HKGPao攞狗餅就快啲去攞,唔好再扮乜嘢民主,本土,收皮喇。

眾籌告 梁振英 合符司法公義

首先,唔該搵case law,講吓乜嘢叫助訟或包攬訴訟先,我引用《香港律師》(2014年2月號)伍兆榮同柯伍陳律師嘅文,佢地係執業律師,唔係果件法棍,先講包攬訴訟:

「包攬訴訟是助訟的其中一種﹔從事包攬訴訟的人會協助當事人打官司,但當事人須將所爭議財產的其中一部分給予他作為報酬。」

(Unruh v Seeberger (2007) 10 HKCFAR 31, para 85)。

梁振英 案嘅私人檢控,唔涉及任何報酬,所以,包攬訴訟並唔適用。跟住係助訟

「[助訟] 所針對的,是肆意和擅自介入他人的糾紛中,而被告人在當中並不涉及任何利益﹔其向某一方或另一方提供協助,並不存在任何適當理由或辯解。」

(Unruh v Seeberger (2007) 10 HKCFAR 31, para 84)

如果民事案,你叉隻腳埋去,咁好有機會中助訟,助訟本來係針對以前英國有人膠到叫人去打官司然後賭鑊甘,呢啲膠行為梗係有違司法公義,但林卓廷本來就係 梁振英 單案件嘅舉報人,咁當律政司司長同廉政公署一直唔作決定果陣,佢眾籌何來助訟。私人刑事傳票係公眾利益,呢點十分清楚。

伍兆榮同柯伍陳篇文中,特別指出一點

正如Unruh一案所指出的,對一宗涉及助訟或包攬訴訟的官司加以遏制,可能會造成一項本來在法律上絕對成立的申索,因原告人未能取得對有關安排的所需支持而無法向法庭提出。

此等結果,將有違香港居民享有向法庭提起訴訟的基本權利(《基本法》第35條)。李義法官評論稱,隨著促進尋求司法公義之政策及措施的發展,禁制範圍以外的例外情況故此得以擴大,而助訟及包攬訴訟的適用範圍也因此可能會被收窄。

無錯,呢個涉及《基本法》35條嘅問題,所以有人係擺明誤導公眾,不知所謂,我一向最憎果啲,明明投咗共,但又扮晒民主派之友或監督者果啲人,而我喺呢度,對埋呢件法棍開名,果條友叫黃覺岸,筆名王岸然。其實喺網上搵香港律師會嘅會刊嚟睇,唔係咁難,而且唔駛錢,唔駛聽一啲扮晒識法律嘅中聯辦走狗誤導又誤導。呢單嘢喺香港都唔犯法,如果眾籌去英國打更加唔犯法,因為1967年英國本土已經廢除助訟同包攬訴訟嘅刑事罪行,告嘅機會係零。

老實講,我對呢單官司係樂見其成,呢個同我同東京法務局嘅交手經驗有關,相信呢單官司,將會係玩殘 梁振英 嘅重要一步,有人扭盡六壬,又出律師信,又出黃覺岸呢啲仆街,大家都知果條友有幾驚。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