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棺藏屍案-HKG報-min

石棺藏屍案 :HKG報妨礙律政司司司長做嘢該當何罪

石棺藏屍案 開審,本來喺聆訊期間,係唔應該作出評論,雖然我人喺德國,但呢啲重大謀殺案,都係應該尊重香港法院嘅聆訊。只不過,HKG報搞政治搞批鬥去到亂嚟地址,用成堆五毛推一個妨礙司法公正嘅post,仲要阻止律政司司長做嘢,我覺得成件事好飽,律政司司長應該考慮叫HKG報喺 石棺藏屍案 聆訊期間收聲。

石棺藏屍案 嘅免予起訴書嘅法源

根據律政司《刑事檢控守則》11.2條

在某些執法工作範疇,須依靠或主力借助線人的證供才可成功檢控。只有在司法公義有所需要的情況下,線人才應作為控方證人。由此一方面要維護社會利益令犯罪者被定罪,而另一方面要向可能與犯罪活動有密切關連甚至有份參與其中的人給予好處,兩者之間便須求取平衡。一般而言,線人所作的證供,應該是被認為令其他人定罪所必需的證供,而且是別無可求。

而11.4條咁寫

根據規定,須由首長級人員給予起訴豁免。控方會向證人發出免予起訴書,並在審訊前把副本交予辯方,以及在審訊時提交法庭。

小草何菱瑜獲免予起訴待遇嘅法源係,佢嘅證供係其他人定罪所必需,而且別無可求。呢個情況係,如果係幫政府,係絕對唔應該去搞何菱瑜,因為佢係政府果邊嘅證人,仲要係主力證人。而呢個認定,係得到律政司內部首長級人員認可,相信呢種級別嘅案件,好大機會由刑事檢控專員親自作出決定。大家諗吓,當初何菱瑜嘅代表大律師,已經係潘熙資深大律師、石書銘大律師同伍展邦律師呢個組合。

而法官明顯預見,有人攞何菱瑜嘅背景喺cross examination期間作出極難堪嘅問題,所以根據《蘋果日報》嘅報導,法官特別有俾一項保證俾呢位控方證人:

法官並吩咐「小草」放心,若作供期間有任何冒犯問題,法官會打斷發問,「小草」表示明白。

你依家HKG報班懵炳,知唔知道自己做緊乜,周融做咗咁耐新聞人,應該知道依家係一單非常罪案,涉及政府檢控必需嘅重要證人,依家係有人為抹黑2014年嘅遮打革命,政治上不擇手段,唔理律政司司長做緊乜亂咁嚟,呢啲紅衛兵係唔係應該自己執咗佢?

大家小心留意各大親共報章嘅報導,呢單唔係政治案件,係一單謀殺案件,講政治唔該留番第二日再講,如果聆訊期間再有類似報導,應該去信律政司司長同埋法院投訴,可能要求引用藐視法庭等法律,制止呢類傳媒喺案件審訊期間搞政治批鬥,影響控方證人作供。一般人喺Facebook留comments,就管都管唔到,但如果係HKG報呢類傳媒,呢班友當法院無到唔只一次,而且利用五毛擾亂social media嘅traffic,我覺得去到一個無可容忍嘅地步,我特別提出嚟,就係希望用集體力量,唔好再俾周融呢啲做嘢無底線嘅友仔胡作非為,特別呢班友去到連政府做番啲正經嘢果陣都要搞,我堅係覺得過晒火位。

我唔希望HKG報呢班懵炳嘅行為,搞到 石棺藏屍案 嘅被告因此脫罪,如果係咁,我相信好多人會希望周融一條友喺DAN6案發現場瞓番一晚,向死者解釋一吓,究竟佢自己喺聆訊期間叫啲作者寫過啲乜嘢文,搞到單聆訊咁嘅樣。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