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硤尾邨-min

石硤尾邨 虐兒事件:黑警又失蹤

石硤尾邨 有單嚴重虐兒事件,由於有人睇唔過眼,將段片擺上網,結果由網上瘋傳引起傳媒注意,依家啲黑警至話已經留意到呢單案件,要求片主同 石硤尾邨 居民同警方聯絡。我心諗,你班黑警無嘢嘛,又係咁樣想hea過喇,養你班仆街做政治打手就識,除暴安良就乜都唔識,執咗佢喇。

石硤尾邨 虐兒案無理由警方乜都唔知

照啲 石硤尾邨 嘅街坊同傳媒講,片中嘅一家打仔打到成條邨都知,未必一定成條邨都知,但至少成棟樓都知一定走唔甩,仲要咁公開咁打仔,好大機會曾經有人向警方舉報過,咁黑警唔知肯唔肯交代過往有無收過 石硤尾邨 呢家人有關嘅報案紀錄,以及相關嘅Report No.?好大機會係,以為一般打仔案,唔理,呢個幾乎已經係香港警察對好多案件嘅態度,就係虐待動物唔理,虐待兒童唔理,依家呢單未必搞到小臨臨案咁死咗人嘅,如果警察肯堅做嘢嘅話,但其他仲有幾多案件係咁,我真係十分之難講,我懷疑有部分細路搞到肢體傷殘,被父母打到肢體傷殘,就係呢班犯法就叻,擦鞋就叻,但捉賊一啲都唔叻嘅警察搞出嚟。

香港公眾期待嘅警察,並唔係一班中共打手,而係一班有專業水平,知道罪案輕重而做嘢嘅執法人員,好似遊行集會,泛民果啲和理非集會,你用咁多警力把叉,但珍惜群組呢班恐怖分子,香港警察從來無拉人,呢班黑白不分嘅所謂執法人員,仲要俾佢地陀鐵,係唔係最終對付虐待動物,虐待兒童一類罪案,係市民自發請有一定武功嘅人,再請自己嘅律師帶班仆街去裁判署發私人傳票檢控?如果搞到係人人都用私人傳票檢控,咁點解要交稅嚟養警察,點解要交稅養鄭若驊呢個僭建專家?香港政府變咗一個殘民以自肥,騎喺人民頭上嘅機構,我真係會十分之懷疑呢個政府嘅存在價值,至少喺虐兒同虐待動物呢啲案件中,充分反映香港政府嘅無能。

當然,香港啲政客都係廢物,果件要老豆抱嘅死二世祖鄭泳舜唔出現,但泛民啲議員,乜唔知想選九西第二席嘅咩,依家人影都無隻,有時候,泛民搞到呢個樣,真係啲政客唔夠勤力自己攞嚟,係水都唔識抽。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