獅子山學會-黃子華

獅子山學會 如何變咗膠子山學會

黃子華收山騷嘅黃牛黨問題搞到天怒人怨,其實本來係自由經濟支持者出場嘅時候,如何用經濟學理論解決黃牛問題,加場係一個方法,一個符合公平嘅買飛方法都可以,叫主辦者拍賣門票都可以,但 獅子山學會 係支持黃牛黨,我讀咗咁耐經濟學,我只能講,蠢才唔係咁做。

獅子山學會 蠢喺邊度

其實我嘅政治分析工具係由經濟學開始,經濟學講一樣嘢,喺局限之下達致最有效益嘅利用,無錯,可以無關道德,如果係純粹經濟分析,但如果有非法行為,有損老板利益,就要政府出手,否則講乜私產保障,自由經濟絕對唔係無政府主義,無政府主義嘅交易係左膠提倡,唔係我地呢啲自由經濟支持者,而張五常係有講過,點解黃牛黨係犯法。公立機構嘅門票炒黃牛,呢個係price control之過, 獅子山學會 趁機要求取消價格管制,有節有理,無問題。但黃子華係私人牟利節目,黃子華自己都無法忍受搵食啫,犯法呀呢句俾 獅子山學會 啲人咁用。而張五常喺2009年12月1日炒黃牛的經濟分析,張五常一早講過佢嘅見解,點解戲院老板要政府禁絕炒黃牛行為

想想吧,一間私營的電影院,老闆不可能不知道怎樣訂價才對,或起碼知道價位大概應該為幾。黃牛老兄要從中取利,談何容易?大手購入一批電影票,猜錯了市場的需求,只賣出其中一小部分豈不是血本無歸?這就帶來黃牛老兄們要與電影院的售票員串謀行動之舉:賣不出去的可以靜靜地退回給票房。這是香港五十年代的經驗,導致電影院的老闆們到警署投訴,促成政府立法禁止黃牛行動。這可能是炒黃牛一般屬非法的主要原因。今天的電影院一律以計算機處理票房操作,炒黃牛近於絕跡了。

依家唔係同一篇文講,有啲演出,達官貴人有堆免費飛,然後因為唔識欣賞,隨便送人,又因有利可圖,因而有黃牛黨出沒,將剩餘市場資源轉讓他人。阿水都識黃子華,所以依家如果黃子華都好嬲,好可能當中涉及有人貪污舞弊行為,炒黃牛並無因電腦時代而絕跡,張教授嘅推斷明顯有偏差,如果我係張教授,當會作一個研究課題,而唔係 獅子山學會 咁當眾派膠。

我唔係一面倒反對黃牛,張五常篇文都講,有啲黃牛有調節價格功用,喺德國對西班牙嘅友誼賽,喺Dusseldorf Espirit Arena外我都大概知道一二,果啲黃牛黨我未必反對,反正市場風險由其承受。但依家AEG Promotion嘅情況,由其IT系統設計來看,果個係張五常篇文點出激起戲院老闆要求管制黃牛果種黃牛,損害戲院老闆利益果種,我唔明點解 獅子山學會 要支持呢種黃牛,簡直有損自由經濟支持者嘅聲譽。

(所以喺德國,黃牛處理價格分歧工作,由主辦者嘅票務處理中心一併去做,但大部分情況亦不會阻止門票持有人私下售票,門票經濟學問題本來甚為多討論價值,但依家 獅子山學會 令人失望透頂。我對張五常講,戲院管理不善,老板報警費用由老板承擔,這亦不妥,否則交稅養警察為什麼?)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