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將軍澳廣場forum的膠人

有人forward你們高談闊論的內容,如果你們認為大學只係養乖乖仔的職業進修學院,我會叫香港執晒所有大學算啦。

就算係中國,大學生用好激嘅手法,來對大學或國家有問題嘅地方進諫,係作為社會精英嘅義務,如果無呢種精神,無五四運動,更加無北大清華。依家北大清華無咗呢種精神,但中大有,大家應該明點解中大嘅排名會高過北大清華。

而事實上,喺大學搞過吓事嘅新生代,比一般練精學懶,成日學埋中年人行古惑果套嘅,襟捱好多。大家睇吓匯豐鄭大班鄭海泉就知,佢當年喺港英政治部嘅file,被定性為激進學生。

我用陳冠中《我這一代香港人》嘅兩句話嚟總結我呢篇鬧爆文章:「我們從小就知道,用最小的投資得最優化的回報,回報的量化,在學校是分數,在社會是錢。這成了我們的習性。」「香港的好與壞,我們都要負責絕責任。1980年代我們的一些作為,決定了今日香港的局面。」

教壞香港新生代,正係呢班自以為是的中年人。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