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蕉掀起千重膠浪

上週毓民隨手拎起就掟一梳蕉,照理嚟講,梳蕉掟咗就算,反正無人中招,成件事亦唔好笑。點知最愛條條fing嘅唐膠年,無啦啦又拎番出嚟講,之後陳太又出嚟講嘢,一梳蕉掀起千重膠浪。我覺得有啲嘢,我可以補充下。

首先,唐膠年條友無資格話毓民教壞細路,選民授權佢老人家入去玩嘅,況且唐膠年為首嘅行政機關,同立法機關係平等關係,乜嘢老師學生比喻,完全係侮辱選民同立法會。佢條友應該收口,唔好搞到件事越嚟越膠先。

陳太話土共有可能借機呢件事抽水,我覺得唔出奇,不過,土共要拒絕普選嘅藉口,十萬八千個,佢亦無必要譴責毓民得咁犀利。老實講,最令立法會無晒尊嚴,係立法會內務委員會,居然可以互選出陳克勤做中大校董,大家一早已經當佢係膠show場處理好耐。

最後講番毓民,如果我講得再白啲,就係咁樣玩膠唔係佢老人家擅長,佢老人家最擅長係用把口寸到班官一棟都無,論玩膠留番俾長毛做,長毛會玩得靚過你。要玩膠的最精要,係要你嘅對手當眾淆底,好似長毛2004年搞到田北俊變咗膠人,或者大班當眾玩周一嶽果種。你依家擲一梳蕉,就搞到自己都膠埋,何必?

膠港就係咁,成班友浪費時間喺一個無關痛癢嘅膠問題度放嘴炮,黐孖筋。

====
這篇文三分一論點,是參考以下文章:
繆美詩:回力蕉

2 thoughts on “一蕉掀起千重膠浪

  1. 謝謝先。不過呢篇文有三分一論點,係借我朋友嘅,呢度只不過用個粗人寫法rewrite一次。

    但係為梳蕉驚動現任同前任政務司司長,真係好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