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之瀚-min

黃之瀚 與反華嘅華裔

黃之瀚 成為第一個喺台灣旅行法通過後訪問台灣嘅美國高官,而對中國激到最爆血管係,呢位華裔高官係香港人第二代,識聽講香港語文,係鷹派Tom Cotton幕僚出身,老婆係台裔人士,仲要佢一直以嚟都係反華,認為中國信唔過。對好多大中華膠最唔了解,正係反華嘅海外華裔,由 黃之瀚 到唔少南洋人背景嘅評論人,都係咁樣。

黃之瀚 呢啲海外華裔點樣變強硬派

黃之瀚 同 Zuckerberg老婆 Priscilla Chan都係海外華人第二代,點解政見分別咁大。其實一般嚟講,依家最憎中國嘅海外華裔,反而本身唔少識中文,甚至精通中文,或者香港語言,佢地好多就係睇到中國人點背信棄義,做嘢點仆街,所以反而採取反華立場。好似華裔印尼人,喺香港好多反華到爆,其實唔少中文好好,我都識聽講華語,問題係親眼睇到你共產黨點走數,明知你班友係人渣嚟,有啲良心都幫唔落中國。

同埋識中文、香港語或台灣語果啲,因為本身喺海外用另一個角度認識真實嘅中國,反而無大中華膠嘅幻想。Priscilla Chan呢啲問題就係唔識中文,一如有唔少中文欠佳嘅華裔印尼人,唔少反而成為毛澤東煽動政策下嘅受害者,因為果啲大中華膠幻想累人不淺,真正認識中國,反而可以拋棄對中國嘅幻想,甚至認為呢個國家係一個仆街國家,係一定要鏟除至對世界和平有好處。所以俾下一代識香港語好唔好,都要嘅,除咗係文化承傳,亦係一種注射文化疫苗嘅方法,否則大個咗至接觸,反而有可能無咗免疫力,就好容易中招。

海外華裔仲有一樣嘢可以抵禦呢啲文化侵略,就係本身都能掌握英文,以及西方歷史,我對中史好有保留,因為由司馬遷以嚟嘅修史方法,都好容易令歷史變成為當權者辯護嘅工具。所以寧可用讀西史嘅方法讀中史,因為讀中史讀得唔好又係好容易中毒,我就係細個對果啲傳統史學,特別錢穆果啲大有保留,我睇黃仁宇同柏楊果啲,反而少受好多不必要嘅毒素影響。大中華膠根本係一種思想毒素嘅結果嚟,唔好話,洋人都可能中。但如果你能抵抗,你就能抵抗中國到底。

One thought on “黃之瀚 與反華嘅華裔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