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歌法-min

國歌法 楊岳橋 焦土派

相信我對 國歌法 嘅立場,呢度嘅讀者同蘋果讀者都好清楚,我都係採取強硬態度,反對到底。楊岳橋取態係軟弱,呢條友係抵鬧,只不過,焦土派班仆街完全無資格喺 國歌法 問題上出聲,想喺新東補選第二戰運吉嘅,唔該健吾、焦土派呢班冚家鏟行開啲。

楊岳橋同焦土派喺 國歌法 上都係無吉士

先講楊岳橋,佢既然係大狀,又係喺北京大學讀過中國法律,唔該俾少少吉士我,立場硬淨啲,好似當年基本法廿三條果陣廿三條關注組果種硬淨,依家你個立場軟綿綿,連要求政府白紙草案諮詢都唔識就返去收工喇,所以焦土派有機可乘,因為佢太軟,如果楊岳橋仲係咁嘅情況,我認為2019年恢復比例代表制後,無人反對隊冧呢啲軟過唔軟嘅所謂新生代政客,唔通你係少年湯家驊咩,仆街。

點解我鬧楊岳橋都好,都要郁焦土派,如果焦土派係夠薑知行合一,唔該 國歌法 上自己吹雞搞堅勇武抗爭,依家咁得閒鬧楊岳橋,你班仆街收咗邊個水,堅勇武嘅人,係鬧泛民都費時,一開始就問候林鄭月娥喇,我今日喺報紙咪再鬧一次 國歌法 ,我可以喺報紙寫22年評論,仲要喺唔同國家寫,唔係靠乜嘢識人多過識字,取態嘅判斷標準係關鍵。

而焦土派最令人不齒係,如果佢地堅勇嘅,好似無神論者巴別塔果個劉正,點解唔公開鬧爆佢老婆當差,佢以警眷身份講嘢,我有理由懷疑呢條友係G-Man。喺愛爾蘭獨立戰爭年代,佢一早被人郁咗十世,除非佢有出賣警方情報俾前線抗爭者,好似喺愛爾蘭獨立後擔任警務處長Eamon Broy咁,佢交晒當時都柏林警察G-Division,即係專對付愛爾蘭獨立分子果班友嘅名單俾Michael Collins,跟住Michael Collins搵人殺鬼晒班G-Division班友,亦即係觸發Bloody Sunday果件事,果次行動亦令英愛戰爭嘅天秤向愛爾蘭一方走。但一個可以咁公然沽名賣直嘅人,你信佢係做Eamon Broy?

至於健吾,都係果句,佢連喺節目爆黃永樽都唔敢,佢無資格鬧楊岳橋,我離開商台果陣,我係喺員工大會親遞辭職信俾俞琤,但我之後都可以返嚟商台。有啲人,腰骨就係有問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