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min

李敖 與大中華膠

李敖 終於離世,雖然呢個人年青果陣嘅書我都睇唔少,好似千秋評論,萬歲評論等等,只不過,台灣民主化後嘅 李敖 只不過係一件仆街,賣屎忽賣到中國簡直係可恥,所以佢離開人世後會落地獄,其實都唔會令人意外, 李敖 知道自已做緊乜嘅。

李敖 到大中華膠

李敖 嘅文史知識,言辭煽動力以至膽量無庸置疑,但點解一個咁犀利批判國民黨嘅人,後嚟同國民黨一齊投共,呢個至係了解 李敖 呢個人一生必須要問嘅問題。大家留意一下,喺台灣解嚴之前,同樣批判社會極犀利嘅龍應台同 李敖 最終都投共,但柏楊係無,柏楊只係臨終將部分物品捐咗俾中國,但佢始終無好似 李敖 同龍應台咁簡直抱中國大腿做人,因為柏楊寫完《醜陋的中國人》後,事實上佢告別咗中國,但 李敖 同龍應台嘅中國認同,最終引向佢地走向投共之路。

所以大中華膠又好,有強烈中國認同嘅人又好,講乜嘢愛國不愛黨一定嘥氣,因為中國人果種民族主義係有問題,只要心態上徹底告別中國,你至能做一個擁抱民主自由嘅現代人,辛亥革命事實上係一場失敗嘅革命,一如土耳其凱末爾將鄂圖曼帝國剩餘部分現代化嘅革命,喺埃爾多安上台後證實係功敗垂成一樣,中國人唔知何謂現代價值,你嘅中國認同最終會吞噬一個人嘅獨立思考,年青果陣,仲有叛逆嘅因子去抵抗,人一老咗,果種落葉歸根嘅心態一形成,就會投共,硬淨如司徒華最終都不得不支持「政改方案」,同中聯辦談判,更何況 李敖 ?反而大家留意下,思想西方好多嘅李柱銘,佢或者有啲膠,但佢無投共,仍然同西方緊密合作,呢個就係兩者嘅分別。

所以你遇到大中華膠或一啲好堅持華夏文化嘅人,你都要對佢對現代文明價值嘅支持有保留,可以做依家嘅盟友,但要對佢地保持警惕,特別佢地老咗之後,好容易被共產黨或日後所謂代表中國人嘅極權政權收買,告別中國,係走向現代文明價值嘅必須,所以我一直堅持,我揸乜護照,我就係乜國家嘅人,唔通要學 李敖 咁晚節不保呀。其實 李敖 唔開拓中國市場,佢靠當年禁書英雄嘅紅利都夠佢食過佢,由佢送個仔入北大呢件事,反映係,呢個人係大中華膠毒發作,投共投上腦,晚年變仆街,呢個就係我對佢一生嘅評價。

3 thoughts on “李敖 與大中華膠

  1. 黃兄,其實我唔同意你講話「揸咩護照,就係乜國家嘅人」,因為你忽略左政治學裡面嘅個人認同。你諗下,你呢個講法,叫啲 1997 年後出世,只有中國護照嘅香港人點諗?

    政治學裡面有兩點,係個人認同同埋集體認同。個人認同跟字面解,而集體認同係講緊一個社會都接受我呢一個身份,而政府作為一個合法集體嘅代表,佢認同嘅一個身份就代表住集體認同。最好嘅情況當然係個人認同同集體認同完全一樣,好似你咁樣,既自覺係一個英國人,亦都有英國護照,即係英國社會接受你係英國人。但喺現實世界,好多人兩個認同唔相同,但又睇唔清楚或者唔識去解決,呢個先係問題。

    舉例,我可以自覺係一個巴西人,呢個喺個人認同,但我本身同巴西一啲關係都冇,巴西社會當然唔會當我係佢地嘅一份子。咁我要解決呢個問題,就應該係努力學葡萄牙文,盡力去完成巴西政府對歸化入籍嘅所有要求,令到個人認同同集體認同變成一樣; 相反,我可以改變自己立場,諗下呢一刻我有咩集體認同 (有咩護照),再自覺成為嗰個認同嘅一份子。第二個方法,就好似你經常舉嘅南洋華人例子,佢地以前自覺係支那人,但居住地有另一個身份俾左佢地,可能係馬來西亞/印尼/新加玻等等,佢地改變自我嘅支那認同,而去自覺成為馬來西亞/印尼/新加玻人 ,就係融入當地嘅好例子。

    香港人嘅問題,有 BNO 嗰啲係講緊佢地覺得因為 BNO 喺香港冇被當成係英國人,所以佢地唔覺得英國社會會當佢地係自己人,然後再因此自我說服唔係英國人。佢地係用錯左角度睇,支那點做係支那嘅事,法律上係英國人就係英國人;只有支那籍嗰啲係講緊佢地明明自覺唔係支那人,但又唔行動去改變現有嘅集體認同 (支那國籍),例如移民,或者將支那政權趕出香港。一個人唔可以一邊唔覺自己係支那人,一邊又做啲永續支那政權嘅野,咁樣只會喺失敗嘅循環裡面走唔到出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