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忽上腦

當民政事務局局長曾德成,在立法會見到陳方安生,一時憂憤,講了「忽然民生」,「忽然民主」這些自焚理論後,我腦海直覺反應,就是「忽然忽上腦」五個大字。

曾德成和左派陣營用盡九牛二虎之力,仍然未能讓葉劉淑儀進軍立法會,相反,陳方安生就成為了立法會議員。那些人火遮眼就忽上腦,所以大家留意一下曾局長的小動作,那種味與爛仔著實沒分別。由這種人辦來主管,與選舉關係密切的民政事務局,下年立法會選舉還有否公正性真成疑問。

雖然這幫土共忽然忽上腦,但他們一直很有講嘢忽上腦的潛質。在一九七六年四人幫倒台後,全國各地中共黨部都清算四人幫,但香港由於特殊形勢,這幫在六七年成為四人幫幫兇的土共沒有被清算。可能全中國保留最完整四人幫左毒陣容,便是香港土共。所以香港土共特別左,搞起階級鬥爭亦特別狠。

見到土共接二連三失禮國際的表現,胡錦濤應好好考慮一下清理門戶的問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