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阿叔:文化問題

雖然我很早知道巴士阿叔的威力,但我沒有在報章上發表評論,我想我需要多思考一下才下筆。

不過,巴士阿叔背後的文化問題,卻是值得在blog上與大家分享一下。

這類盛氣凌人的阿伯,其實已是見怪不怪,維園阿伯本來是其中一種。在香港,是充斥著一批,年約四五十歲,缺乏公德心,行為缺乏儀態的一些叔父型人物。不過,香港社會對這類叔父型人物,都諸多包容,他們大聲講電話,在城市論壇大講粗口,用雜物霸著座這類缺德行為,大家見到都忍聲吞氣。加上他們有恃老賣老的思維,久而久之,他們就越來越橫行無忌。巴士阿叔可以歪理當真理,查實是香港人多年縱容的結果。

我是一個不大正宗的香港人,加上我太清楚印尼華人不斷啞忍,換來大排華的代價,所以我遇上這類阿伯,甚少容忍,熟悉小弟性格的人,都知我若是那位年青人,肯定報警。不過,你報警,旁人又有什麼反應?趕時間的,肯定話你做乜阻住個地球轉?很多人批評片中年青人懦弱怕事,但又是誰搞得他連反抗也不敢?

所以巴士阿叔這類怪物,是我們共同養出來。除了在Youtube上狂笑一頓,我們又有什麼方法解決問題?真的,問題未解決。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