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冠聰-min

羅冠聰 嘅囂張態度注定唔駛接納任何其他光譜嘅人

喺自決派搞到同所有佢啲盟友開火嘅時候,我覺得作為最後一篇探討自決派問題嘅文章,一定要由源頭開始分析,就係 羅冠聰 呢篇充分發悔氣嘅文章,鬧人狗頭軍師,隨便屈人懷才不遇,你真係真心懷疑佢, 羅冠聰 知唔知作為旁述員係做乜。

羅冠聰 嘅囂張心態係電競旁述都唔適合做

羅冠聰 除咗係政客,仲係電競旁述,我相信任何旁述員,自己支持隊波輸咗,或者有啲運動員嘅表現係垃圾到無朋友,賽後都會狂媽,呢個就係評論員或旁述員嘅功能,唔係狗頭軍師或懷才不遇,我人喺海外做生意,我最多認自己鴨頭軍師或者ICOCA軍師,但基本上,我係做番專業嘅嘢,我依家可以直接鬧爆 羅冠聰 ,你連評論員嘅專業係乜都唔知就亂鬧人,你想做電競旁述,早抖喇,好彩唔係踢波,否則堅會喺球場發生講波果個被踢波果個圍毆嘅事件,球場暴力,我一般係見球迷互抽,或球員同職員互抽,旁述員都打,仲要果個旁述員係支持你果個都打,我未見過,所以黃之鋒走去share 羅冠聰 呢番話果陣,我一嘢X佢係:咪share呢啲咁囂張嘅嘢。

其實 羅冠聰 係重演一貫泛民新興勢力嘅滅亡循環,就係一次突發事件,突然擁有大量資源同光環,跟住個人飄飄然,然後好似希特拉咁亂打仗打輸咗,之後炒晒啲忠心參謀或者支持者,然後泡沫化,公民黨係咁, 羅冠聰 同黃之鋒主政嘅香港眾志都係咁,甚至朱凱迪都係咁,呢個循環我見得好多,我唔恃老賣老,但如果泛民唔走出呢個循環,呢啲力量虛耗就一定十分之有問題,所以我係有必要出嚟直斥其非,唔係點醒呢班友,呢班友中咗毒唔會醒,而係提醒日後其他唔知因乜事突然充滿政治能量嘅新秀,唔好再犯呢類錯誤。

某程度上,點解民主黨未滅黨,新民主同盟可以維持依家基本盤,因為一個有踏實社區工作經驗嘅人,係唔可能講埋啲咁嘅嘢,輸咗咪檢討,謙卑又謙卑,從來都係咁。 羅冠聰 選後呢句話,充分反映佢嘅自我膨脹,香港眾志係唔打都會自滅

民眾如何聚合並支持不被制度接納的政治勢力
可預見地,眾志、朱廸、小麗等團隊未來都不會有議會資源支持,話語權、薪津等定必大打折扣,轉型是逼切難題。我們是有市民支持卻沒有議席的團體,如何有實質的商業或社企模式去支持一些被邊緣的政治團體呢?單靠籌款似乎並非好出路。
民意如何更有效地被「運用」?失去議事堂的「鎂光燈」,會否有增加文化影響等進路維持自己在社會的「熱度」和影響力,從而推廣自己的政治理念?

你覺得呢班友做得到,我大笑三聲。 羅冠聰 黃之鋒出嚟道歉,同埋炒咗一啲做人衰過做狗嘅黨工,可能仲有少少機會,但呢班友嘅人格同修為,太難嘞。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