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秀蘭

民主黨或公民黨的人,可能未必方便破口大罵何秀蘭不知所謂。但我比誰都有資格,修理公民起動,以及何秀蘭,因為我早在大學時代,已經認識何秀蘭(我是前線政策研究小組出身),2003年觀龍之戰、解放灣仔之役,以及2004年立法會選戰,我都有份參與。

2004年前的何秀蘭,基本上還算有理想的人,像觀龍之戰,解放灣仔呢類硬仗,她基本都肯打,有前途的。但在2004年,她變質得很快,2004年她找了Ida、劉家儀這些人馬,主持她與余若薇合作的競選團隊,不單freeman和我都被圍攻,而且很多義工都被何秀蘭找來的膠人搞得很不開心,離開團隊(大家明白為何泛民很難找義工,泛民好多社運界出身的膠人搞破壞),而臨尾選情出狀況,她和她找來的人反應遲鈍,那她敗選可以怪誰?

敗了去檢討,那不要緊,她最弊是縱容一些打手,在網上人身攻擊像我這類麻煩人,之後,她又不好好經營觀龍選區,搞好社區的承諾沒兌現過,結果觀龍選區選民要以賭爛票迎回葉國謙呢件福佳中的XO。

所以,何秀蘭重出江湖,我由頭到尾都反對,她如果仍然認為她在2004年找了膠人回來沒問題,她敗選不是她本人的責任,Sorry,泛民負擔不起她這種政客。

後話:為免有人乘機抽水,本文謝絕親建制媒體轉載及引述,以下親建制媒體未經本人批准,不得轉載及引述本文內容:文匯報、大公報、東方日報、太陽報、成報、星島日報、香港經濟日報。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