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補選-KOL

星期日休息: 立法會補選 與KOL之亂

立法會補選 結果會點,相信好快會知,但焦土派引申出嚟嘅問題,當推所謂KOL之亂, 立法會補選 果幾個鼓吹投對家射落海嘅仆街KOL竟然喺本土派引起一啲作用,令人對本土派嘅思考同心理水平感到擔心。而KOL可能比以往嘅名嘴,或者傳媒更加之不負責任。

立法會補選 KOL之亂嘅背景

其實本土派有班友,本來係嚴重嘅拜神傾向,他們講政治唔係真心講政治,而係搵個神嚟拜,大家睇到黃毓民由國民黨員到扮左翼社會民主連線成員,到突然變右派民粹人民力量,跟住一個大中華膠突然變咗要講本土,扮獨派,如果喺西方國家,一個輿論領袖可以係咁搬龍門轉立場,一早被人問候娘親十幾世,至少喺德國係唔容忍呢種所謂KOL。但係香港,就係只要俾個神佢拜,立場係點嚟,係唔係一貫,呢班友係識條鐵,呢個正係 立法會補選 KOL之亂嘅背景,呢個問題根本係多年以嚟無認真解決過,甚至隨社交網絡嘅興起,呢個問題係比以往嚟得更加之差。

而呢次KOL之亂,無錯無咗黃毓民呢個神棍,陳雲都係後嚟至參戰,換嚟係一班新生代不學無術之士,又係立場模糊,但無人質疑,好似劉正,佢老婆係差婆本身就連抗爭都無資格講,都唔好講呢個人本來係一直跟隨老蕭,大家都知蕭生係乜立場,但係無人質疑。健吾又係呢個問題,佢仲可以笑騎騎同黃永做節目,但大家都知黃永係一個點嘅契弟。可以見到,本土派有部分人,根本連自己追隨緊乜人都唔知,就學人講政治,呢次所謂KOL之亂,實際係一班盲毛喺一班新神棍煽動下喺網上胡言亂語。如果對何謂焦土政策有少少認知,都知呢班所謂KOL根本係亂講廿四,點可能攞一啲喺學理上都無法立足嘅論述,就可以當係「理論核彈」咁用,呢種所謂本土派嘅水準,呢次真係表露無遺。

其實香港一向都有一批人只係純粹聽時事評論員講乜就做乜,時事評論員嘅責任,喺一個正常民主社會,只係冷靜分析時局,俾一啲對各方有益嘅建議,唔會有乜嘢創造時勢嘅能力,一係做咗Sebastian Haffner(Geschichte eines Deutschen: Die Erinnerungen 1914–1933,一個德國人的故事嘅作者,呢本書我認為係香港人嘅必修書,大家可以睇埋呢篇文https://martinoei.com/article/15307/由-一個德國人的故事-到劉曉波死後嘅東亞),以一個社會良心身份批判社會唔同嘅問題,一係就係冷靜指出喺戰略上社會將會出乜嘢問題,或可能問題,如何應對。但由於香港唔係民主社會,一如台灣一樣,時事評論員被當成平民百姓嘅指南針,佢講乜,人民就信乜,結果呢啲社會好容易出事,因為邊個人制衡呢啲KOL,佢地可以講完嘢一啲責任都唔駛負。

所以法國將哲學列為必修科,或者德國將政治列為必修科,有一個莫大好處係,公民好難被少數人嘅妖言惑眾所蒙蔽,或者一個社會可能有n咁多種意見(法國就係),但係想用一啲似是而非嘅嘢煽惑群眾係唔可能有運行,大家睇AfD喺德國西部支持唔高,德國西部嘅教育就係有呢啲思想武裝,德國東部係兩德統一後至有西德模式嘅政治教育,大家咪睇到AfD喺德國東部嘅州份打橫行。如果要香港獨立或歸英後社會回復正常,KOL之亂後面嘅問題,係一定要清楚咁解決,否則就會十分之麻煩,對邊個都唔會有好處。

將眼前嘅一啲膠人,好似劉正、容樂其或健吾,甚至仇思達、盧思達呢啲仆街打到沉船,只不過係治標,唔係治本,因為個本係,無論泛民定本土,都有一班愛好拜神嘅友仔,社會要重建,我諗係超乎依家通識教育果種思考教育,讀者唔可以依賴單一名嘴,或KOL嘅論述,作為分析世事嘅基本,呢種做法係十分之危險。當然,中期目標,係一啲KOL真係要做啲嘢去導正成個社會嘅思考模式,問題係,有呢種志向嘅人,一定唔想做神,而群眾追求係一個神,咁你可以點搞,呢個位我到依家都未諗掂可以點搞。畢竟依家成班所謂本土派,都未反思過,黃毓民呢啲人,究竟為成個香港民主運動帶嚟幾多實質嘅傷害,如果香港社會係正常,我寧願當一個平凡學者或商人,都唔會想做時事評論員。

One thought on “星期日休息: 立法會補選 與KOL之亂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