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gei Skripal-min

Sergei Skripal 被殺案:西方社會仲可以容忍普京到幾時

普京鍾意喺西方國家用神秘物質殺佢嘅「敵人」,以往都發生過,但呢次 Sergei Skripal 被殺,件事就過火到一個難以容忍嘅程度,喺超級市場落手,唔係機場,唔係第二度,如果稍有不慎,就連一般無辜顧客死咗都唔知乜事。

Sergei Skripal 被殺案前MI5去咗邊

用神秘物質隨時殺人,我唔理以往 Sergei Skripal 對俄國做咗啲乜,既然佢係美俄交換間諜計劃吓獲英國收留,普京就應該收手,而唔係買凶殺人。所以西方國家用乜嘢態度回應普京,就十分之關鍵,特別依家英國首相Theresa May,如果俄國可以咁做,我都有理由驚中國啲洗頭集團學同一手法,北韓都用類似手法買起咗金正男喇,呢單嘢根本係西方版嘅金正男事件。

你俾我揀,我唔認為英國比德國安全,德國憲法保衛局始終喺對付共產國家間諜上經驗老到,德國嘅防衛性民主體制唔容許你俄國佬亂嚟。但英國唔單只俾啲中國五毛間諜自出自入,甚至攞埋British Citizen,依家係搞到 Sergei Skripal 被俄國佬用神秘物質做低咗,我想問MI5班友平日做乜㗎,全部瞓晒覺,定又係英國出現類似Cambridge Five嘅賣國集團,明明有呢啲嘢發生都一啲嘢都做唔到,大家唔好唔記得,呢次係英國發生第二單類似案件,同樣係前俄國間諜,上鑊係一啲放射性物質,我估呢劑都應該係,而且俄國駐英大使館明顯係有人濫用外交郵包免搜特權,將呢啲危險物質運入嚟,一如金正男案,果啲化學武器,如果唔係北韓駐大馬大使館濫用外交特權,我唔認為正常情況下,黑社會等非法組織可以攞到呢啲軍方至可能保存嘅危險物質。

西方社會仲可以容忍普京到幾時,普京同習近平,我都可以肯定呢兩條友係文明社會嘅敵人,同二次大戰前嘅墨索尼里、佛朗哥、希特拉呢啲人渣無分別,二次大戰前西方社會就係對啲人渣太心軟,結果搞到上世紀四十年代頭五年生靈塗炭,依家西方社會某程度上係重覆上世紀嘅錯誤,而呢次 Sergei Skripal 無喇喇搞成咁,只不過係其中一個插曲。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