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議不是無禮

講開無禮,有不少網民,很膠地指,中大學生在畢業禮上抗議,是破壞了典禮,不尊重畢業生的感受。

我聽完呢類膠論,我回應是:我當年都無認為佢地無禮,你地憑乜鬧班中大學生?

我是2000年畢業,當年畢業禮獲得榮譽法學博士學位,是新加坡國父李光耀,大家都知小弟與新加坡的淵源,早在1999年我已在《聯合早報》寫稿,而我對新加坡素來是愛護有加。

當年有不少學生會老鬼在會場抗議,但我認為,這正是中大可愛之處,中大素來引以為傲,就是擇善固執的抗爭精神,對社會事務的關懷,就讓李資政看看為何中大生比國立新加坡大學的學生,更具治國實力吧。所以,我完全沒有指責他們,我把我自己的意見,同時在新加坡《聯合早報》和香港《經濟日報》發表。

更何況,李光耀對人類社會尚有貢獻,沒有欠中大任何東西,但董建華,欠下是包括中大傑出校友謝婉雯醫生的人命債,他沒有被中大生和校友擲臭雞蛋,大家已很尊重他。

我2000年時沒有絲毫不快,那些五毛黨有何資格代我們中大人發言?

延伸閱讀:

頒學位給李光耀沒有錯,我在《聯合早報》的文章

李智偉:替香港中大學生說幾句話

2 thoughts on “抗議不是無禮

  1. 個人立場認為中大學生有抗議的權利,甚至這是作為大學生成長中培養獨立思考的重要一環。但其示威手法則不敢認同。

    畢業典禮不是只有「頒受榮譽博士」一個目的。或者應該說這不過是一段小插曲。

    在坐的畢業生和到賀的家人親友,無故被一群示威大學生打斷畢業禮;究竟他們有否考慮董先生以外的到場人士的利益?

    踐踏別人利益的「權利」真的是自由嗎?不敢苟同。

    我和你一樣是2000年畢業生,看著大學生每況愈下的「自由表述」,痛心疾首。

    「自由權利」和「個人義務」從來不應分割。在表述立場的同時如果傷害到任何人,甚至只是一個人的權益,這不能稱為自由。自由不是建基於踐踏別人權益之上。

    我關心的是中大學生屢屢出問題,搬出來的都是「自由」二字,卻未見自我反省。為甚麼侮辱言語出現在迎新營?為甚麼學生報出版情色版?這是真「自由」?還是濫用同學們賦予他們代表自己的身份,濫稱為自由?

    「自由」可以侮辱別人嗎?
    「自由」可以妄顧女同學的感受嗎?

    痛心當年辦迎新營,我們如何努力以「不得踐踏別院院生,以提昇自院同學士氣為原則」否決所有呈上來帶侮辱性或不雅的口號和活動。但還不過幾年,迎新營出洋相之事成了每年八月頭條。

    擁有自由的大學生沒有內省的裝備,究竟和手拿機鎗而沒有約束一樣,危機處處。

  2. 我想問你一個問題:畢業禮當日,中大抗議學生侵犯了誰的自由?你講畢業禮,講講吓 就去了情色版,邏輯思緒你自己都未搞清。

    正如梁文道說,倫大亞非學院(SOAS, London)更激都有。在歐洲,根本唔會有一批人硬膠得如此大反應。

    我在上週看德國之聲European Journal節目,馬其頓人為抗議希臘一直反對馬其頓正名,有人在嘉年華會預備了一副印著希臘國旗的棺材,然後真的有人扮希臘總統訓落去抗議。在歐洲,只會批評中大學生創意不足,策略不夠,不會老是一副道德嘴臉,用上綱上線罪名打壓學生言論自由。

    需要內省不只學生,還有閣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