駕駛執照-min

改革 駕駛執照 試好過減速

通常一出現重大炒車事件,啲議員呀、政客呀、官員呀,個個都話要減車速。照計以車速限制計,德國果隻無限速Autobahn一早死得人多,但德國交通意外死亡率係遠低於香港,再加埋呢次大埔公路炒車事件。其實改革 駕駛執照 試同發出條件,遠遠重要過減速。

駕駛執照 試筆試同心理檢查係關鍵

德國車牌出名難考,三小時夜間公路實習(係,揸三個鐘夜間公路),四十五分鐘無指定道路嘅路試,呢個唔駛講,仲要考之前唔該take晒啲急救班、去搵視光師驗眼等等。但德國車牌公認難考部分,唔係路試,如果講黐線死車世界,香港一定多過德國好多,香港一街膠司機。德國真正難考係理論試,所謂理論試,由車每一個部件嘅標誌代表啲乜,到路面安全駕駛理論,到基本機械原理都有。基本上,喺德國你係一個膠司機,都唔好旨意攞到車牌,你都係喺市區近火車站嘅地方買屋吧,車牌呢家嘢唔啱你玩。

只不過,德國對職業司機嘅要求更嚴,大貨車嘅巴士司機,係必須經過心理同健康檢查,心理有問題嘅人,係唔應該揸巴士、貨車一類大車,否則死得人多。好似呢次九巴大車禍嘅巴膠,恕我直言,根本係心理有問題,如果喺德國,佢連牌都無,手車幾叻都無用,更何況佢手車係唔係堅叻都成一個疑問。當然,健康檢查唔駛講,香港有啲已經退休年紀嘅人仲揸搵食車,根本係另一種道路炸彈嚟。但好明顯,香港嘅職業司機嘅監管上,完全係黐孖筋。我當然贊成大幅提升職業司機嘅薪酬,當成一個專業,但政府嘅把關,其實亦都要嚴好多。德國嘅飛車世界(其實係得Autobahn飛得,入到市區其實唔飛得,你試吓市區唔係Autobahn嘅橫街亂飛,Ordungsamt或Polizei罰到你傻就有份,兼扣分),其實係有好嚴格嘅制度監管。

所以啲政客、官員成日話限速,其實只係代表佢地懶到出汁,對市區橫街,限到30km/h都有,如果喺德國,保障行人同電車乘客安全(德國好多類似莊士敦道果款電車站),但高速公路,或者幹線公路,一味限速只會製造擠塞,更何況對膠司機,揸得慢一樣會炒,只有嚴厲嘅 駕駛執照 試制度,確保手揸執照嘅都係一個適合駕駛嘅司機,至係最重要。香港要揸德國車,唔該有德國嘅駕駛水平,拜托。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