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翠容-min

係時候同 張翠容 條仆街算賬

雖然我唔係好似其他本土派咁熱衷於鞭屍,但DQ事件,有啲為獨裁政權張目嘅仆街,都係必須攞出嚟追殺。呢次DQ事件,其實係將本來政改「提名委員會」果套衰嘢,搬過香港用,即係伊朗果一套,所以我喺《蘋果日報》直接指呢個係伊朗玩法,彭定康之前都係咁形容香港嘅仆街政改。

張翠容 應該滾蛋

當時有件叫 張翠容 嘅仆街,係咁樣回應彭定康

想不到,由於前末代港督彭定康把香港政改,與伊朗式民主作類比,我受邀在香港電台講解伊朗政體與目前所面對的現實政治,香港某些政治派系也因而來了一場大討論。其實,我很難說這是一場討論,因為當中不見理性,張冠李戴,只要你不按西方標準去鞭撻伊朗式民主,便是去稱頌之,並為獨裁者張目,繼而為中共張目。

至於伊朗與香港,單是地緣政治已不可同日而語。北京政府把政改步伐提升到國家安全,當中有多少水份 (誇大 ),大家心知肚明;但伊朗的確面對嚴峻的國家安全威脅。我在去年曾採訪伊朗大選,感受特別深刻。

伊朗受乜撚嘢國家安全威脅呀,伊朗同中共係一樣嘅抽水,伊朗日日搵真主黨班撚樣,仲未計也門果班撚樣,搞到中東雞犬不寧我都未計數。依家好清楚,伊朗果套,同中共果套係源出一轍, 張翠容 嘅文章係出現喺天下雜誌網站,而天下雜誌係乜雜誌,其實依家好多台灣人都知道。

依家周庭被DQ, 張翠容 去咗邊?有無指斥中共無恥,無囉。所以呢啲投共嘅所謂評論人,反而要定期追殺到底,唔可以留情。其實最荒謬果樣嘢,係佢對西方選舉嘅批評

再回看英美那一套具有國際標準的民主,兩黨制一樣只許兩個政黨把持民主的遊戲,第三政黨及獨立人士,根本無法上台。這說明甚麼?民主有待不斷發展,大有要改善的空間。

X那星,西方兩黨制全部有初選,當初有無人阻止侵總統喺共和黨初選,侵就係一個借共和黨殻上市嘅人。2014年果陣無侵總統,依家有侵總統,佢嘅講法本身喺美國都唔work,唔好德國n黨混戰爭啲搞出牙買加內閣出嚟。英國係唔係堅係兩黨制都係問題,因為英國係連續兩次都係hung parliament,呢個已經唔係乜兩黨制世界嚟。

有啲仆街係要掃出街, 張翠容 一定係首要目標。

One thought on “係時候同 張翠容 條仆街算賬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