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話-廣東話-min

依家講 廣東話 係咪犯法先

依家講 廣東話 係咪犯法先係電影《十年》裡一句好應嘅對白,依家喺浸會大學普通話試荒謬事件中表露無遺,浸會大學由校長到管理層,好多都係趕住出賣香港人,同台灣果陣向國民黨獻媚嘅仆街學者一樣。日後香港啲大學無晒認受性,同埋年青人極痛恨中國,多謝呢班「學者」。

點解中國學生唔駛考 廣東話 試

雖然我可以講流利嘅華語(我唔叫普通話,因為我唔承認香港係中國嘅一部分),但平日我係唔講華語,態度係同法國佬對英文態度一樣,好簡單,點講我要講佔領者語言。通常我出動華語嘅時候,往往係撞正啲中國人襲擊我果陣(特別中國乞兒,同以為有錢大晒嘅大媽),我準備報警前至會講華語作警告,以免佢地班仆街抵賴。所以,根本唔應該以識華語作為畢業要求,甚至我認為,一日中國唔放棄佔領香港,都無必要講華語。喺德國,有中國人講華語認親認戚問係唔係中國人,我係唔應機。

如果浸會大學要求中國學生必須考香港語言試,咁好少少,雖然我懷疑中國人有幾多能夠通過香港語言試。但依家係中國學生唔駛考香港語言試,香港人要考「普通話」試,咁依家仲唔係國民黨年代打壓台灣果套仆街做法,佔領語文中心講吓粗口,小事喇,喺西方國家嘅大學,成個office拆咗佢,以後大家唔好再考呢啲仆街考試喇。

依家香港啲學者好多都無腰骨,見中國學生多,兼日後可能有人大政協呢啲位做,個個做晒香港第一批太監,大家要留意Hong Kong Watch對香港學術自由嘅報告,西方國家已經視香港係無學術自由地方。點解中國啲「尖子」或學士畢業生要嚟香港讀書,因為佢地要香港喺西方國家嘅地位,然後作為跳板去西方國家讀博士,呢個亦係點解班中國學生點解咁目中無人,喺香港咁耐死都唔肯學香港語。咁無喇嘢,一旦香港無晒學術自由,西方國家唔再承認香港啲大學學歷果陣,咁叫班中國學生自己諗計。中國人抄襲、考試出術,敗壞世界學術界,大家都忍得佢地夠。如果浸會大學唔取消呢個措施,大學生應該以激烈行動,搞到呢個考試執笠為止。

至於果啲鬧大學生嘅仆街五毛同家長,我呢度唔歡迎你,就係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