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虐兒案-min

恐怖虐兒案 :撫養權問題

導致女童臨臨被虐死果對父母,雖然未經審判,但呢單 恐怖虐兒案 大家已經有好清晰嘅判斷,爭在法官會唔會按法例判處最高刑罰,亦即係終身監禁,以及有無一個嚴厲嘅申請假釋條款,例如至少坐滿幾多年至可以假釋。只不過,呢單案討論漏咗一個好重要問題,撫養權同探視權問題。

恐怖虐兒案 後面嘅探視權問題

首先,我第一個質疑係當初家事法庭,點解會將撫養權判俾父親,當然,法庭照計係依據呈堂證據判斷撫養權,但係唔係當初有人向法院講大話,呃咗個撫養權返嚟,呢點好值得注意,特別個繼母同佢母親都係對臨臨以及佢哥哥當仇人一樣處理,如果有人涉嫌喺家事法庭上講大話,其實係唔係應該係罪加一等,呢點十分之值得研究,因為法院一定係信納父親一方係有足夠能力,而且係對果對小兄妹最佳福利而判個撫養權,但實情,好明顯係完全另一回事,甚至係臨臨死亡嘅主因,相信呢方面,係其中一個值得大家探討嘅方向,交俾一個惡毒嘅繼母照顧,係十分之危險嘅事,甚至日後婚姻改變後,法庭係唔係要再就撫養權另作判令,呢個係一個可以討論方向。

另一個更大問題係,臨臨生母喺生前想探視臨臨,但佢老豆係拒絕,好明顯有人一直虐打仔女唔想俾人知,呢個反映探視權執法上嘅重大漏洞,可以去到一個危害子女安全嘅程度,依家香港法例係有禁止將已子女帶離香港,包括監護訴訟、將子女旅行證件由律師樓保管,甚至申請禁止令,但純粹唔俾見子女,即係唔尊重探視權上面,係無足夠法律保障,我唔想吓吓用到藐視法庭呢啲咁辣嘅法律,但如果有人經常罔顧法院判決,唔俾已經離婚另一半見子女,當有人有合理懷疑,有人胡亂打仔果陣,其實係唔係可以有法定程序,控告呢啲當法院判決係隱形嘅人藐視法庭,以收阻嚇作用,亦令警方可以介入,避免類似臨臨嘅慘劇?

當然,我鼓勵大家如果聽到鄰居打仔就報警先講,體罰係絕對違法,無乜可以拗嘅空間,但香港警察依家對呢類案件係乜嘢態度,我個人亦十分之懷疑,都係果句,好多案件除咗係社署hea、教育局hea,警察一樣好hea。大家依家明白當年陳方安生做社會福利署長係一個幾上心嘅官,明知成棚中國膠鬧佢都call警察救郭亞女,呢啲至係為官應份。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