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簡明經濟學來闡明最高工資弊端

有些最低工資支持的邏輯,令人大開眼界。因為新移民湧入,因此要實施最低工資的謬誤都可以講得出。我借這個機會,要解釋一下中五會考經濟學考過的東西。

首先,Change in Supply,指任何除卻價格改變外,一切對供應行為的改變,包括了無盡新移民來港導致的供求均衡改變,如下圖:


Source: Wikipedia

如果新移民果真是令香港人工資低的元兇,那正確做法是不是要求中央政府停發單程通行證,或將發證權交回香港政府?

而最低工資,是Change in Price,價格改變,一個有效的最低工資(即最低工資水平高於現行市場均衡價),是以下的圖:

Source: Wikipedia

個缺口除了導致僱主聘用人數減少,仲有引發黑市問題,你估唔會好似印傭菲傭市場咁,有人為求受聘不惜接受市場均衡價,當然會,特別是非法移民,原來咁樣叫愛護基層,真係我好想笑。

對於連方法論馬步未搞錯的膠人,我認為他們連談最低工資的格也不夠。Law of Demand中的Holding other factors constant的原因,因為沒有這限制條件,會解釋出邏輯上自相矛盾的東西。

7 thoughts on “用簡明經濟學來闡明最高工資弊端

  1. indeed minimum wage will only benefit the skilled labors in that the employers will rather more productive labor with higher min wage. Rational choice theory. it hits the hardest in where-ever job that can be done by both skilled labors and the unskilled, differ only in efficiency.

  2. 我始終要提醒一點﹕很多反最低工資的人都喜歡祭出供求定律,但無視於基層勞動市場無論供應彈性或需求彈性都很低這一點。

    反而你說黑市這一點我比較擔心。

  3. 我覺得以香港僱主的人格典型.
    第一樣諗既就係黑市勞工的使用.
    第二樣諗的係輸入外勞.
    1+2即係利用外傭進行法外工作的情況會大大惡化?
    其實果真的有(廣泛的)最低工資. 咁外傭就會一定有反彈.

    真的. 我相信最低工資的目的不是為了保障低收入人士. 不過就算是為了減低新移民的影響. 也無可能收得回單程證的權. 因為在中國那即是很多的錢

    另有2問題
    1. 如果一個僱主以 低於 可生活工資聘用一個員工. 咁個員工的生活開支從何補足?從香港的社會現狀得知. 最終還是社會吸收了這個成本(以社會問題. 家庭問題等形式).
    2. 其實那個curve真的好似唔會係香港的低收入工作上成立(這個case沒有聯手壓價. 壟斷就業資訊等情況的考慮. 可以移走的低收入工作都已移走的情況).

    其實簡單d講. 就係我地唔知道係香港行最低工資呢個社會實驗會有d咩結果.
    以香港政府的前膠而言. 結局大可以保證膠到無朋友. 首先受害的卻保證係d弱勢社群..

  4. 有不少社會科學學者對提倡社會實驗樂此不疲,但讀政治的人都知,社會根本不應該拿來做實驗。

    自然科學,是一個可控的環境去逐步try and error,社會不容你這樣做。

  5. 妖,駛乜講得咁複習,工就得咁多架,d 低技術ge人就鬼咁多,你整個最低工資,咁老細咪有得揀人。你估政府傻嘅咩,老董當年一日放150人落嚟,d 老細至開心,公商勾結嗎。立咗法,就算而家唔再比人落嚟,都有排攪。點都係死。只怪香港大門大開。

  6. 而家的問題 係作為政治人物一定要做野俾人睇. 最明顯的就係呢d社會實驗.
    (曾蔭權做野俾大陸睇又好. 長毛做野又好)
    認為自己係正確的學者或者社運人仕. 做比講很多時候都更重要

    所以要政府唔做社會實驗. 係100%冇可能的.
    嚴格來講每一種經濟. 政治上的改革. 無論誰提出都好. 都係結果難料的社會實驗
    而且無論係右派定係左派. 掌握咗社會實驗的方向. 死的始終都係弱勢社群.
    (所謂弱勢. 就係容易受到外在環境變化所傷害的意思.)

    民主在社會實驗入面很重要.
    因為要在問題出現時改變改變的方向. 或者降低實驗失敗. 暴走的損害
    以至單純的讓主事者都唔可以係錯誤的改變上得到私人的利益.
    或者更變態的無人得益.
    民主都係必要既

    所以話. 無民主仲講民生. 死得人多.

  7. 引用自心湖淬筆

    既然會用常識性的角度讀書,我們不妨思考以下一個常識得很的實際例子:目前大部份商場和住宅的看更都是兩更制(一天工作十二小時),導致他們休息與進修的餘暇嚴重不足,然而很多看更都不同意轉用三更制(一天工作八小時),理由是工時縮短會引發公司削減薪金,令他們無法餬口,故此寧可忍耐長工時。建築在看更忍耐之上的兩更制,意味著保安公司可以聘用比三更制更少的人手,令更多人無法取得工作,而這個促使失業率上升的兩更制,卻是因為低薪金才得以維繫——假如三更制的薪金從無法餬口提高至足以餬口,看更是不介意改制的。

    一言以蔽之,上述例子反映社會上存在著「加薪導致失業率下跌」的事實。我們的經濟學課本怎樣解釋這個事實?如何以供需圖表達這個狀況?若說現有的工資水平就等於市場工資,加薪怎可能令失業率不升反降?

    之所以有這種困惑,說到底是我們搞不清勞動力(labour)和失業率(unemployment rate)這兩個概念的計算單位。勞動力的計算單位不是人口,而是勞動人口的總工時數;相對的,失業率的計算單位是失業人口佔勞動人口的百分比,人口是以人為單位的。不錯,用兩更制的保安公司要僱用兩個人,轉用三更制之後則僱用三個人,失業率是下降了,然而若以勞動力計算,不管僱用兩個人還是三個人,一天所需的總工時數依舊是廿四小時(3 x 8 = 24 = 2 x 12),絲毫沒有改變。總之,失業率和勞動力使用程度是兩回事,一邊的變動並不一定反映在另一邊之上。

    釐清了這一點,再看一遍上面的供需圖,自會明白問題所在。明明橫軸的quantity單位是millions of hours per year,怎麼供過於求的部份竟被標示為unemployment?用這種手法企圖直接推論「最低工資會加劇失業」,是赤裸裸的偷換概念。

    這不是甚麼複雜的把戲,任何一個唸經濟的中五學生,只須稍加反思,即可識破所謂不獲僱用的不是工人,而是工時。應受質疑的,是歷年來一直將「最低工資會加劇失業」列為標準答案,逼迫學生作答支持的教科書和香港考評局。扭曲學術以製造官方標準答案,大大違反教育精神,教科書商和考評局此舉是純粹的因循疏忽,抑或是另有政治經濟目的,就留待有心人查考了。

    本文無意論證「最低工資一定不會造成失業」,只不過旨在說明「最低工資會加劇失業」並非嚴密邏輯推論,更非放諸四海皆準的萬用通則。一個反例足以推翻全稱命題,其實對「最低工資會加劇失業」這命題的反例又豈獨一個?光是一個許寶強,手上已有一堆各國例子堪作反證。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