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知識分子

近年時興公共知識分子這個概念,香港傳媒久不久就會提起這個字。

很老實說,在香港各大專被官僚窒息得喘不過氣時,做公共知識分子,才有可能做到人生一些目標。特別香港UGC那些黐線的撥款要求,大學官僚們的懶惰之氣,要我呆在象牙塔恐怕非小弟所願。

公共知識分子,有學識、有行動力、有自由,但這些實力從來而來,除了讀書(不斷的讀書!),還有財政自主很重要,特別香港的財主佬們,普遍富而無道。所以現時小弟從商,某程度上也是為了向公共知識分子這方向走的間接路線(Indirect approach)。

所以,小弟心目中,查實有位老哥,很接近我所描述的公共知識分子,只不過缺乏了一點行動,立言多,行動不多,那是施永青。但他證明了,做生意人還可以保持做學問的能力。

公共知識分子,某程度上是一種使命的追求,中國人最缺是這一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