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實行最低工資結果就係膠

小弟雖屬自由經濟右派,但一向都是以關懷基層為著眼點。在1999年,我為了削減綜援問題,與《明報》劉進圖公開開拖,這是見諸報端的事。

很多人都以為,最低工資是保障基層。我可以說,最低工資是絕對的好心做壞事的方案,結果就係膠。

由於香港過往無退休金制度,現時政府無被老年人生活問題拖垮,因為有很多達到退休年紀的人,現時以時薪,或兼職方式做一些低技術性工作。就算他們每月只有兩三千元一個月,都大大紓緩了他們向公帑要錢的壓力,以及令他們有所寄託。一旦實施最低工資,那這批老人家肯定首當其衝,咁可以怎辦?還未計麥當勞等大量流失兼職員工,結果令不少家長養家的壓力加重。到底李卓人這幫人,知不知香港基層如何解決生活問題?

查實最低工資的目的,是要解決市場工資收入,與一個人維持生活最低收入水平(基本支出)之間的落差,到底由誰買單。這個基本問題,現時有兩個方案更實際,更實在幫到人:

1. 改革綜援制度,容許更多人在收入水平不足時,向政府申領綜援補助。亦鼓勵現時領全額綜援的人,出外工作。
2. 實施加拿大式負入息稅制,當收入低於某個水平,可獲退稅補助。

要關懷基層,是要真的了解他們的生活,而不是自已發救世主的白日夢,然後提出一堆膠方案解決問題。

延伸閱讀:
林忌:一百萬人集體失業的故事

12 thoughts on “香港實行最低工資結果就係膠

  1. /容許更多人在收入水平不足時,向政府申領綜援補助/
    身體健全成人的附加準則
    15至59歲身體健康正常的申請人,必須符合下列其中一項條件:
    (a) 在本署認為合理的情況下不能工作(例如就學或須要在家照顧幼兒、患病或殘疾家人);或
    (b) 每月從工作中所賺取的入息不少於1,555元及每月工作不少於120小時;或
    (c) 失業或每月從工作中所賺取的入息少於1,555元或每月工作少於120小時的人士,正積極地尋找全職工作及依照本署規定參加自力更生支援計劃(請參閱第4章)。
    http://www.swd.gov.hk/doc/social-sec/CSSAG0808c.pdf

    根本一直有。

    /實施加拿大式負入息稅制/
    那和補貼商人工作不是一樣?

    要關懷基層,是要真的了解他們的生活,而不是自已發救世主的白日夢,然後提出一堆膠方案解決問題。

  2. 負入息稅唔係唔得,但都要睇下個 magnitude 可以去到幾大 – 打個比方,用返宜家個稅制計,一個冇人冇物嘅普通人年收入大約10萬蚊左右 (即每月八千幾蚊)就唔使交稅;咁要玩負入息稅,一則要劃條界 – 月入三千四千定五千先得?而且,標準稅率係 16% 左右,咁玩負入息稅又應該畀個咩 rate 班受惠者?如果月入三千,就算用返 16% 都不過係 $480,好過冇咁解…

    不過咁,小弟都唔認為完全唔可行嘅 (有疑問就有得拆) – 以反對最低工資嘅朋友嚟講,起碼黃兄你係有誠意畀辦法拆掂佢。就以負入息稅 (=政府補貼) 為例,起碼都已經超出平日見到班「自由膠」嘅想像範圍以外,誠意同諗頭絕對可加。

    平日也文也武班「自由膠」,呢樣唔畀,話會累死低收入人士;嗰樣唔畀,話「xx 養懶人」;某樣又唔畀,話「政府唔應該干預/補貼」。講多兩句就知,班友係叫人玩 social Darwinism,大家拎把老牛去搶好過。樓上 Paul 兄咁慶,都係咁解啫…

  3. 成個中國都墮落,因為政制未受個任何衝擊。政府只是諗住用非法的手段做低意見分子,佢地腐敗到連最基本的政治常識都無。何來談信念,佢地連表達一句說話都成為一個問題,做掌上壓都夠膽講。
    現在政府又談右派,又要做左派,我都係勸佢地去嘗試下做外國人,真係完全模仿佢地,好似長毛敢,之後再做返官。佢地人工敢高,休息幾年餓佢地唔死,還有佢地都識講中央係大靠山,佢地還驚啥。我地都係渴望社會有新的活力,唔好下下都老人社會,下下都納粹。

  4. Martin ,有樣野 Paul 冇講錯你,就係你對基層的了解唔夠 update 。但話分兩頭,基層面對的實況有千百個模樣,如果個個事主都很 update ,死得人更多。

    是否實行最低工資制,真正可以影響的,怕且是進一步推使個人服務公司化。現在許多看更、清潔公司都是變成了判頭,把合約判給份屬「老闆」但盲字都唔識多個的基層百姓。最低工資無法促以「老闆」提供固定「分紅」給自己,這才是一整套方案的致命傷。

    至於你提到的綜援也好,負入息稅也好,請問以香港的低稅率模式,憑何不損醫療教育和公務員質素而得以擴大支出?錢從何來?

  5. 最低工資未必幫到實質工人,因為最低工資隨時變成最高工資都唔定。

    至於學加拿大,都係唔好,加拿大的稅制極為繁複,基本上連自己當地的會計師都未必融會貫通,何況抄佢地一套,隨時只能學到皮毛,然後衰多兩錢重。

    擴大綜援覆蓋比例但同時要做一個體制健全審查更有用,避免現行濫用情況。

  6. To Longhair, 李學斌

    大家都知道最低工資可以膠到無朋友,問題係替代方案。

    我心中想的方案是恢復工會集體談判權,乾脆將工會變成一個工人卡特爾(Cartel),抗衡商人卡特爾,談出最優工資方案。

  7. 其實勞工集體談判權,有就真係會幾有用…可惜嗰陣畀臨垃會廢咗。唉。

    講真,最低工資嘅壞處唔係唔清楚,萬不得已都唔想用到呢招。有時甚至會咁諗…對嗰部分連少少 decency 都冇嘅奸商嚟講,呢招仲係變相 let them off the hook 0忝。但好多時見到啲「自由人」,一提到有關問題,似黃兄你嘅就少,開口埋口叫人「增值」/「你死你事」嘅就十居其九。咁搞法,真係好難唔同班友玩同歸於盡一鑊熟…

  8. To Perennial_Loser

    果班「商家」咪完全展現中國人社會最膠嘅一面,乜著數都要攞盡,咁鋪鋪玉石俱焚收場。

    商界係要提出一個替代方案,真係解決問題,而唔係賺少個崩都會死咁。

  9. Martin, 你估有乜法子可以促以 Cartel 獲得 *認受性* ?

    美國工會研究,怕且你唔會唔知。Cartel 即使成形,最先發生的仍是新的工會內部權力階級,一個樂於齊齊分餅仔的黑竅。

    若無統一認受性,工人競價的情況並不會變,這是市場最為殘酷的現實。

  10. 這是價值觀問題。商人只是站在有利位置拖刀嚇人,並不代表「勞苦大眾」就是處於道德上風,身份一旦置換,沒有人可以輕易擺脫,此是故叫長議員做事頭,也很易變成另一個無良老闆。

    任何可以輕易置換的工作,工人總是處於弱勢,只當需求大的時候撈得起。相對來說,任何老闆都不希望被員「食住」,不希望上身。一天找不出僱員可以自立的支點,一天都不用想補助以外的方案。

    現在香港還不太差,實則是工人仍有空間換老闆。

  11. > 一旦實施最低工資,那這批老人家肯定首當其衝,咁可以怎辦?還未計麥當勞等大量流失兼職員工

    其實我並不認為後者會發生,畢竟老麥也要找人賣包的。
    至於前者,很難肯定,但就算真的改請年輕人,整體勞工收入仍可以提高。

    最怕是像餅所言,老闆繼續玩野,這倒是肯定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