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濱南岸-May Kam-min

海濱南岸 愛景街違泊係一舊大肥肉?

海濱南岸 愛景街違泊問題,一直都係一個呢度跟進嘅問題。上回提到, May Kam請咗個白頭佬做天文台睇水,只不過,月租車位都係幾千銀,果三個睇水阿伯每月要收幾錢,至圍到條數至得。所以 May Kam 點解咁緊張 海濱南岸 嘅違泊事務,係一個不解之謎。

海濱南岸 違泊大肥肉

只不過,最近有黃腳鱲想入去 海濱南岸 抄牌果陣,曾經俾相中嘅白頭佬凶,而 May Kam 同白頭佬之間,經常喺街頭交收啲嘢,懷疑係現金嚟。依家 May Kam架車竟然借到車位泊車嘅情況下,May Kam嘅行為,明顯係另一樣嘢。

以另一個線人報嘅料,依家懷疑有人攞愛景街搵食,業委會有人勾結有勢力人士,提供類似村屋嘅陀收泊車服務,每個月俾一千至千五蚊左右,自然有一啲有勢力人士幫你搞掂泊車問題,包括玩啲黃腳鱲同差佬,當然啲黃腳鱲同差佬比較強勢果陣,呢啲陀地都可以迅速通知啲人揸走架車,如果住過新界村屋,就知有人攞愛景街做緊一盤點嘅生意,咁唔怪得有人要以咁流利嘅粗口,連小巴公司嘅試搭日,都要搵人阻止居民搭車。

警方應該密切監察呢件白頭佬同May Kam做緊乜,如果有人係做陀地式泊車嘅生意,警方應該堅決取締,唔駛客氣,因為呢啲係擺明違法,而且唔會對任何人有好處,包括警方在內。明天 海濱南岸 就係業委會大會,業主最好要求May Kam交代一吓,呢個白頭佬係乜水,同埋點解愛景街有咁多違泊車輛,係唔係有人攞愛景街用嚟當私人停車場咁搵食,當附近居民嘅交通權益同安全無到。如果業委會仲要保住呢條友,成個業委會應該炒咗佢。

仲有一樣嘢,鼠王芬應該對愛景街嘅違泊問題有一個清楚立場,特別業委會嘅角色,以及一啲懷疑陀地嘅人嘅違法行為,究竟係乜立場。你要收買地方勢力,我理解,但如果地方勢力做緊犯法嘢,我十分之想知道,你作為一個法律教授,打算會點樣睇,如果你自己選區啲犯法都搞唔掂嘅話,就唔好學人要理戴耀廷犯緊乜嘢法喇,畢竟鼠王芬選出嚟,當然,鼠王芬如果改屬懲罰市民黨嘅話,我當然又要作別論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