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o squrare-min

Lego Square ?香港法院點解可以寫出咁垃圾判詞

反東北發展案嘅上訴庭判詞出咗,但啲英文嚇死你, lego square 都可以出現,乜話 lego square ,成班友喺lego專門店外面抗議買唔到Star War Lego咩?香港法官,係無理由連legco都可以串錯做lego。

lego square 錯字反映咗啲乜

大家要留意一點係,呢次 lego square 咁離譜嘅判詞,不單喺上訴限期截止前一日至頒下,令被告代表律師要極匆忙嘅情況下,對上訴與否作出妥善而決定,而且亦無講,呢份判詞由邊個官操刀,一般嚟講,會有一位法官主筆份判詞,然後其他法官持同一意見,話同意主筆法官嘅理據,或作簡單補充。而持反對意見嘅法官,就另外寫佢持反對意見嘅理由,以及佢嘅法律見解。無話邊個法官負責寫份判詞,情況極為罕見。

我相信 lego square 咁嘅錯,都可以出現喺上訴庭判詞,而上訴庭份判詞,竟然係一份無法官認頭操刀嘅判詞,好大機會呢份判詞根本唔係三位法官寫,如果真係法官寫,有乜特殊無理由,可以出現咁低能串字錯誤,仲要無法官認頭。而呢種錯字錯誤,相信律政司司長辦公室啲人操刀都唔會錯成咁,但如果由中聯辦班仆街寫,咁就另計,而且呢種古怪錯誤,同上次一股歪風嘅翻譯水準之低,十分之一致,法院系統係俾有人暗中只係聽黨委指令嚟判案,相信大家睇到呢度,大家都有好清楚嘅答案,否則請司法機構解釋一吓,點解可以容許一份喺其他普通法司法管轄區被人笑餐死嘅判詞,居然可以出現喺上訴庭嘅判詞裡面,仲要係一個受公眾關注嘅案件。

如果法院系統已經失去獨立性,咁果種「法治膠」仲堅持乜嘢香港有法治呢?如果法治仍然存在,法院判決係唔係依照法治精神,係可以由判詞嘅用字,以及邏輯係唔係仲係普通法司法管轄區嘅水準去睇。至少,如果呢份判決係普通法司法管轄區水平,應該大家喺一個法理邏輯上去辯論呢個判決好與壞,而唔係搵到一堆我相信好多人都唔會寫出嚟嘅錯字或錯英文,用低劣嘅英文水平話俾大家聽,份判詞係一個叫張曉明一個讀法而枉法嘅仆街寫。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