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痛而書

之前有看我的blog,都知我一再介紹過《一個德國人的故事》這本書。而今天我在香港《蘋果日報》再提這本書,但下筆之時,心情沉重。

為何觸發我寫這篇文章,因為有位識了很久的中產朋友,在七一時曾經反過葉劉淑儀的朋友,居然在facebook中寫著supporting No. 4 Regina Ip。天呀,香港人何時變成了威瑪共和末年的德國人。在這一刻,我完全感受到哈夫納流亡英國前那種悲哀。到底香港庸俗的中產們,與那些天天看《溏心風暴》的師奶,以及掛滿愛國主義瀰漫藝術品的德皇威廉二世有啥分別,在這一刻,我決定下寫籲人投票,並且交給《蘋果日報》發表。

由土共的暴力行為,大家都知道,土共已不是支持社會主義那個土共,而是在支持國家社會主義,這是上天給香港人反納粹思維的最重要考驗,如果連陳方安生這超級武器,也打敗不了葉劉淑儀,那我該和哈夫納一樣。大家都知道德國下場是什麼,無論基礎和國力更不濟的香港,有條件去玩納粹主義這玩意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