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具理性-min

工具理性 與香港人

上訴庭嘅判決,一石激起千重浪。有人提出 工具理性 同上訴庭判決,以至石永泰呢啲「法治膠」嘅關係。我諗喺呢個香港吹緊八號風球嘅時刻,好大機會香港多一日風暴假期嘅情況下,我整個「八號風球休息」,講吓 工具理性 嘅問題。

工具理性 背後必須要問目的,否則就變邪魔妖道

香港人覺得日本人同德國人一樣係有紀律,但以我喺日本從商嘅經驗,以及依家喺德國嘅經驗,日本人同德國人係兩回事嚟。德國人果種做事整齊同條理,係同德國人嘅事事注重邏輯同紀錄有關係。喺德國,任何嘢都可以開個file,然後根據啲reference跟到啲資料,或資訊喺邊,而果種整齊,係大家只要順住個邏輯去做,你自然會做到。但日本人因為邏輯性唔夠強,所以好多嘢要用道德或社會壓力刻意而為。所以德國人某程度上係 工具理性 實現嘅極致。面對垃圾分類、守時、公共交通等問題,日本係用強大嘅社會壓力,去迫一個人做到整潔或整齊或準時,但德國係有一堆工具,令你好自然順住呢個道路去走,只要你盡忠職守,唔駛學日本人咁做死士,你都可以做到果種整齊同條理分明。

最簡單例子係守時,喺日本,你只能老虎魚蝦蟹迫上JR,仲要JR係要商業賺錢。但德國,你可以係單車、免費Autobahn飛車、政府大量補貼嘅德鐵、電車、巴士、地鐵,總之你一定有三四個辦法去到一個目的地。所以德國我好少見到日本式或香港式沙甸魚,呢啲沙甸魚根本反映成個規劃或設計有問題。

但德國人一旦唔思考社會本身嘅意思,呢套機器就會變得極有危險性,例如不問希特拉條癲佬狂殺猶太人嘅是非對錯照做,甚至動用IBM嘅統計系統去做,結果就係人類有史以嚟最大嘅慘劇。所以戰後德國不單維持呢套 工具理性 傳統,而且政府到人民生活,都一定滲入反思人類人權、環保、是非對錯等元素嘅人文思維,防止呢套機器再變成殺人機器。所以,喺德國,Spiegel有兒童版,Dein Spiegel,梁美芬想鏟除通識科,德國人由細到大都已經談論政治,建立自己嘅觀點。政府或公共機構,如Rheinbahn,會主動支持國際特赦組織,你見香港啲大商家,或港鐵之類機構會提供成個車廂嘅免費廣告俾國際特赦組織未?喺德國,政府係除咗可以撥款俾德國之聲外(對外廣播),不得擁有自己嘅媒體,以免變成喉舌,所以東德原本嘅官媒要全部執笠,資源由德國之聲、NDR、自由柏林電台或者新嘅德國廣播聯盟成員台(即係ORB,以及MDR)接管。

如果香港要避免再出現楊振權式判決,係唔可以容許「我討厭政治」呢類思維出現,否則香港人嘅效率好容易變成惡魔。

One thought on “工具理性 與香港人

  1. 「所以德國我好少見到日本式或香港式沙甸魚,呢啲沙甸魚根本反映成個規劃或設計有問題。」
    黃先生,德國應該沒有類似「東京一極集中」的問題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