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真社-min

傳真社 係點樣玩死自己?

傳真社 針對林子健嘅報導,雖然有一眾傳媒老屎忽嘅支持,但結果係 傳真社 要侷住向公眾道歉,雖然唔少人係唔收貨,但比起星島日報、文匯報呢啲作完嘢唔駛負責嘅黨媒,佢肯道歉都係要俾番一啲善意回應佢地。雖然, 傳真社 呢一役,已經基本上元氣大傷。

傳真社 究竟死喺邊度?

傳真社 呢次元氣大傷,其實喺處理case嘅手法好有關係。首先,調查報導難免要靠一啲人提供線報,但過份依賴線報你就會慘死。基本上,調查報導嘅做法,好似警察查案咁,你真係要開file,每一個指控,每一個evidence,每一個可能線索都要寫低筆記,否則一定會闖禍。線報可能令你好快爆到堅料,但亦可能爆完料就用完即棄,一如呢次, 傳真社 真係被人用完即棄,佢自己承擔番所有嘅責任。

另一方面,乜嘢案,乜嘢對象要調查,呢個作為調查報導嘅主事人,係必需諗得好清楚,好似林子健事件咁,無錯,案情好離奇,但公眾利益喺隊冧林子健果度?要篤爆Scandal係要分先後,好似英國軍政府授意下成立,後來成為監察德國政壇重要力量嘅《鏡周刊》(我唔想用明鏡呢個娘名,Spiegel),佢地係查乜先,一定係查咗當權果啲人嘅醜聞,例如警察,例如高級公務員,例如梁振英。 傳真社 被人懷疑在於,無錯,佢地查過中國建築,但香港大把黑暗怪事可以查,唔好講梁振英呢啲咁高技術難度,要去東京同官僚交手,我講運輸署啲奇怪嘢,都大把嘢你查,點解 傳真社 好似無掂過,香港係好多怪事可以查嘅地方嚟,所以呢次 傳真社 查林子健呢件事俾政府借咗刀,就無人可憐 傳真社 就係咁解,至少日後 傳真社 要眾籌,好多人都會諗清楚,因為無人想自己都被人借埋刀。

調查報導本身,係一門高度講邏輯嘅工作,甚至某程度上,難度高過執法人員查案,因為執法人員查案仲有公權力依傍,而調查報導嘅人,本身可能就要查公權力,否則廉政公署就唔需要有近乎MI5嘅權力喇,但無論如何,一間傳媒慣咗查一啲同公眾利益關係唔大嘅事,仲要高調話自己幾獨立幾公正,遇上呢個為求目的不擇手段嘅中共,就會搞成咁。

2 thoughts on “傳真社 係點樣玩死自己?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