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治八樓

自治八樓 係時候收檔

自治八樓 呢個社運課題,並唔係新課題,喺我做緊中大代表會代表果陣,已經聽過 自治八樓 呢個尾大不掉嘅怪物,代表會開會實要聽駐學聯代表匯報,實講到呢部分。 自治八樓 嘅管治問題,相信唔只有十年,係有廿年。雖然 自治八樓 係2006年至出現嘅怪名,但呢舊嘢嘅問題,喺我做學生會果陣已經好清楚。

自治八樓 根本係老鬼干政嘅產品

我大學畢業之後,好少就學生會問題發言,因為我做緊代表會果陣係最憎人老鬼干政,啲老鬼點干政係我未入大學都知, 自治八樓 班友如果係有心,就應該一早學支聯會咁,靠自己籌款去建立六四紀念館。你認唔認同支聯會一回事,但支聯會絕對唔會膠到霸佔教協物業搞六四紀念館。但 自治八樓 ,可以膠到理直氣壯霸用學聯物業推廣啲左到無朋友嘅議題。如果佢地認為一啲左到無朋友嘅議題係有需要,點解我無聽過 自治八樓 會自己籌款去自購會址,或另覓會址,我相信如果 自治八樓 並唔係一啲左翼分子純粹拒絕喺社會謀食啲避風塘, 自治八樓 唔會搞到學聯中人忍無可忍,要動議落逐客令驅逐呢班友。

如果要搞社運需要一個「共享平台」, 自治八樓 咁多年話俾大家聽,係完全失敗。我想問,如果 自治八樓 真係一個社運分享平台,咁呢班友喺反國教、遮打革命,甚至魚蛋革命果陣去咗邊。港獨作為一個尋求人民解放嘅運動, 自治八樓 又會唔會分享平台,定係因為佢地一已大中華膠主張,甚至根本係另一種模式嘅共產黨主張,所以就拒絕分享。 自治八樓 班友口出狂言話學聯嘅決定無問過三萬幾學生,仆你個街,學聯啲人至少係民選選出嚟,你 自治八樓 班撚樣,又有無諮詢過依家學聯會員,究竟學聯仲駛唔駛呢班廢柴呀。

相信香港社會對呢班左膠忍夠,如果要實現社會變革,好可能第一件事就係將呢班左膠清理,唔好再俾佢地佔用珍貴嘅資源,將依家 自治八樓 佔用嘅資源,交俾其他更有用嘅社運團體,八樓借嚟俾六位被DQ嘅國會議員臨時工作之用,都有用過呢班所謂自治八樓日日喺度打飛機。恕我講得粗魯不文,但我覺得我自己都忍夠呢班大帝。唔該,要搞運動,自己搵資源,自己搵群眾支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