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DTZ-潛水

日本DTZ 問題梁振英點解一直唔應機

日本DTZ 股權交易問題上,大家一直有一個懸念,點解咁鍾意告人嘅梁振英,無對眾新聞,以至小弟作出回應。以梁振英嘅好勇鬥狠性格,特別對梁繼昌果種凶狼態度,應該會出律師信告人,但依家係連半個官式回應都無。其實關鍵,就係利害關係四個字。

出律師信等於授權對方查 日本DTZ

我之前喺半沢直樹係點樣出搞出嚟呢篇文,已經分析過日本查冊之難,特別係果啲附屬書類有幾難查。而成件事,問題出喺《商業登記法》第十一條:登記簿の附属書類の閲覧について利害関係を有する者は、手数料を納付して、その閲覧を請求することができる。

用得日本法律迴避公眾監察,唔係無代價,一旦梁振英出律師信,或出政府新聞公告應眾新聞或小弟機,眾新聞又好,小弟又好,就可以攞住梁振英嘅律師信,或者新聞公告,要求東京法務局俾眾新聞或小弟查閱附屬書類,因為已經被人告,或者梁振英作出咗回應,我們要回應,梁振英係唔會咁傻去簽呢封「授權書」俾佢對家,所以喺 日本DTZ 問題上,梁振英唯一選擇係不回應,對家點出拳都要潛水,睇吓佢閉氣閉得耐,定係眾新聞同黃世澤有好耐性,呢場拉鋸戰難玩亦都喺度。所以對唔熟悉日本遊戲規則嘅人,梁振英玩到去 日本DTZ 就已經投降,剩番都係極好耐性嘅對家,甚至要去好多次東京,至可以有答案,除非廉政公署拘捕梁振英,並且向日本法院申請要求東京法務局交出文件,或者立法會運用特權法或彈劾權力作出調查,立法會主席簽出傳票,要求東京法務局向香港立法會交出文件,咁樣至會收科。

所以對 日本DTZ 問題,除咗要不斷同東京法務局交涉及,確保所有涉事文件可以浮上水,亦要迫梁振英作出回應,甚至可以玩膠,當梁振英告梁繼昌誹謗官司中,喺程序上搵突破口,令香港高等法院簽出命令,要求東京法務局提供文件,俾梁繼昌或佢嘅代表,可以親赴東京法務局閱覽文件,甚至提供認證副本,屆時可以好好玩。所以我個人預料,喺東京法務局將會出現一場同梁振英以及 日本DTZ 有關嘅大混戰,同商業登記法第十一條有關。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