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DTZ-2

日本DTZ 交易真實時間:平成25年1月31日

日本DTZ 嘅交易,其實我一直仲有跟進。較早前,我再去日本果陣,東京法務局表示,佢地有啲搞錯咗,所以俾咗已經被吞併嘅 日本DTZ 嘅履歷事項證明書俾我。雖然無再俾我查有關嘅會議文件,但履歷事項證明書上嘅料,係可以睇到 日本DTZ 嘅真實交易時間。

日本DTZ 交易真實時間:平成25年1月31日

日本DTZ-2
日本DTZ-2

首先,有幾件事係好唔尋常

  1. 原 日本DTZ 阿頭,前大新銀行替代董事金子佳喜,喺平成24年9月21日(2012年9月21日)重任董事,但遲至平成25年2月6日至一併向東京法務局登記重任
  2. UGL嘅人,喺2013年1月31日就任董事,並且同金子佳喜嘅登記一併交俾東京法務局

請問有乜理由,有乜事要「等埋發叔」,果吓至登記番新任命?UGL班友,喺平成25年4月19日,同平成26年12月1日,陸續加人入董事局,直至平成27年10月31日,連同金子佳喜一併全身而退,而金子佳喜喺2015年10月31日後,呢條友就好似消失咗一樣,究竟有無人追過金子佳喜喺呢件事嘅角色,我相信香港記者要追唔難,因為我呢份記錄,已經有好清晰嘅住址,如果有香港傳媒同我傾,我亦可以按條件提供我掌握嘅資料(當然,我唔會做免費勞工,呢個唔可能,亦好難同我啲讀者交代)。

日本DTZ-1
日本DTZ-1

好喇,點解我唔駛睇取締役会文件,我已經有足夠證據,斷定有重大嘅股東更動,因為喺平成25年1月31日,同時換埋監查役,所以監查役,即係法定核數師,而喺 日本DTZ 同Cushman and Wakefield喺平成28年成功整合後,就換晒Cushman & Wakefield啲監查役,換言之,2013年1月31日,係有一場重大股東變動發生咗,梁振英將 日本DTZ 啲股份,賣咗俾UGL,令 日本DTZ 重新併入全球DTZ裡面。

依家廉政公署應該請梁振英問話,問清楚發生乜事,當然,如果搞到要出動私人檢控,跟住要去日本法務部門勞動到檢察官攞料,就一定係好戲連場嘅大龍鳳嚟。如果2013年1月31日喺東京發生嘅事,將會證明梁振英係咪有涉及公職人員行為失當嘅問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