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大火-min-2

星期日休息: 倫敦大火 背後對地方行政制度嘅憂慮

Grenfell tower呢場 倫敦大火 ,最終都變成一場政治抗爭,大批憤怒民眾衝入 Town Council 要求問責同公道,成班反對啲人衝嘅左膠,竟然share相關片段,我對左膠果種葉公好龍,有更深一層嘅認識。

只不過,我唔想討論左膠。相反,呢場 倫敦大火 係好好討論區議會、業主立案法團呢類基層自治架構管治嘅機會。因為呢啲自治架構如果民眾無太大能力去制衡裡面啲人,點止圍標大出血咁簡單,係隨時全家被大火滅門都似。呢啲涉及生命嘅問題,你唔去諗?

倫敦大火 與無皇管嘅市鎮理事會

呢次 Grenfell Tower 搞出大鑊,關鍵係 Kensington Town Council (現名係Royal Borough of Kensington and Chelsea) 嘅管治問題,自1984年起,呢個超級天龍人嘅地區,都係由保守黨所把持,縱使今屆大選,呢個選區嘅MP,破天荒由工黨勝出。

喺英國,公屋係歸Town Council管,所以公屋至叫做Council House,呢樣嘢新加坡幾乎抄足英國。但新加坡同英國有樣嘢好唔同係,新加坡係無Town Council Election,但市鎮理事會控制權係跟MP,因為MP係兼任市鎮理事會主席,所以管市鎮管到仆街,會輸國會議席。所以到依家,雖然人民行動黨佔大多數,但如果管市鎮理事會唔掂果啲人,一係被PAP請走,一係被工人黨掃走,反之亦然。但英國由於選區可以長年唔換黨,同埋,Town Council同MP個選區往往無關係,結果係,有啲區嘅Town Council,你根本無辦法郁佢地,佢地做得仆街,或者輸MP,好似Kensington 嘅工黨MP,係喺KCTMO做反對派起家。但你要Town Council有問責性,難矣。所以當地嘅群眾,面對咁傲慢嘅一班仆街,就索性衝入Town Council要求對質。你以為英國人好和理非非,朋友,你對英國人實在了解得太少,呢啲場合,英國人絕對係會玩direct action,要班友交代清楚。

以香港民主發展,廢咗市政局都好,其實都要將district council,變成一個英式或坡式嘅Town Council,但大家睇到民建聯果款蛇齋餅糉,以及呢班仆街喺業主立案法團嘅表現,任何香港地方行政改革,都要配合一套基層民眾申訴有門嘅制度,唔可以俾少數政客為所欲為,否則好似某啲區,例如北角中部,長年都係中聯辦班粉腸把持,果度啲居民想有運行,真係有啲難。

所以香港依家呢個非驢非馬嘅立法會選舉制度,係一定要切咗佢,當然,區議會係需要有選舉,但另一方面,香港嘅選舉應該恢復單議席單票制,但當選嘅議員同時擔任Town Council主席,如果Town Council管到一鑊泡嘅話,呢啲自己都行政能力嘅友仔,就唔該早抖。變咗所謂做地區工作,唔應該去做地方「社工」,而係要做好地方管治,因為地方層面嘅管治,睇落濕濕碎碎,實際上涉及嘅利益,以及影響民眾生活嘅程度,遠遠比一啲形而上嘅嘢重要好多。

大家由 倫敦大火 ,可以諗到,如果民建聯嘅友仔,把持業主立案法團,把持區議會,如果有實權嘅話,可能有乜結果,就係危害人命。好似KCTMO嘅管治問題,當地居民嘈咗好耐,嘈到有工黨嘅人晉身MP,但Town Council只係諗住趕窮人走,結果充耳不聞,仲要又要慳錢,又要同公屋嘅外牆裝修扮高檔,結果有多條人命白白斷送。如果趕走一啲特別仆街嘅業主立案法團以及議員,唔好俾果啲一啲安全意識都無嘅三姑六婆主導政局,呢個係一個真正嘅大課題。好不幸,好多人討論呢單大火果陣,一係只係諗災民點慘,一係只係諗Theresa May幾時仆街,但更重要嘅問題,有幾多思考過。呢個問題或者只係一個英國問題,但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其實這某程度上,亦都係香港人必須思考的問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