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時事評論令人情緒波動

在一个时常发生不可思议的事情的国度里,写时事评论是一种令人情绪波动的工作。

這句話是南洋評論界的元老級人馬李萬千,在他結束在《當今大馬中文版》專欄「天下太平」時,所講的一番話,這也是我過去一年對時事評論的看法。

不可思议的事情继续发生,且有越来越荒谬之势。贪污舞弊事件层出不穷,种族主义叫嚣连绵不断,媒体继续掩盖新闻和言论,更多的著名学者为政客财主吹喇叭,种种不平,叫人情绪如何不波动?

把以上的言論,幾乎八成半都可以原封不動應用在香港,九成半應用在中國,周圍都是不平事,對一個還有點南洋熱血傳統的我來說,寫時事評論怎可能不是情緒波動的工作?過去一年有多少膠事,數也數得出。林忌把他的博客叫每日一膠,看來就快發展成每日幾膠,每小時一膠的地步。

當然,我在報章寫的評論,查實壓抑情緒,抽離自己得有點病態程度,所以博客上展現黃世澤是率直(或粗魯?)得多,正如李萬千的專欄叫做「天下太平」、「無關政治」,就是這種南洋傳統。我已不是武林高手級數,南洋有些高手是對著外人談政治都一副溫文爾雅相,但回到家就鬧到共產黨體無完膚。

像前幾天,我寫《沒人想做革命家》時,查實當時情緒比文章展現更差很多,差點想寫篇萬字文鬧爆溫家寶,因為當時知道一位在我心中處很重要位置的人,天天飲蒙牛,你真的不情緒波動是假的,我自己還有點化學常識,三聚氰胺除了傷害泌尿系統,作為有機化學品一種,會否影響其他內臟真不得而知。今天在報紙見到有男人,飲了幾年蒙牛令到生兩次腎石,我已經幾乎不想再看下去,影響情緒,傷身。

南洋人都是一些仁愛為懷的老好人,對著家人朋友都是溫和得很,沒有什麼戒心防範,我們只是防著那些當權的人。所以我很奇怪,為了這個社會總是提防身邊的人,但對著有權有勢的傢伙就信到十足,難以理解。

無論如何,這樣膠下去,我真係不得不年年驗身。
李萬千:情緒波動擲筆長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