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致光 馮煒光 -min

星期日休息: 馮煒光 羅致光 民族主義 六四

民主黨利東區議員羅建熙,喺北京大屠殺紀念日,攞出 馮煒光 曾幾何時,著住佢自己設計紀念北京大屠殺嘅衫,出席區議會會議。其實有件事好有趣,加入梁振英政府嘅民主黨成員,或前民主黨成員,或者加入董建華政府嘅民主黨成員,或前民主黨成員,都會最後同土共一樣無人性同面目可憎。但加入曾蔭權爵士政府嘅,最後都會回歸民主陣營。

其實 馮煒光 羅致光 都係民族主義毒嘅反映。我唔會支持熱普城邏輯去拆支聯會大台,但我自己唔同意支聯會嘅民族主義路線,同中國式民族主義有毒,係好有關係。

馮煒光 羅致光 張炳良 中乜嘢毒

最理想嘅民族主義,當然係戴高樂式民族主義,戴高樂將軍可以憑法國嘅海外領土,用自己嘅力量聯合盟軍力量,自己入巴黎解放番自己嘅國家,但法國人太膠果陣,佢以無私嘅聖女貞德式精神,扛起修憲重任建立第五共和。但戴高樂式民族主義嘅背景,係法國大革命到第五共和建立期間,法國建立民族主義精神過程裡面犯過連串錯誤。法國人經歷過二次大戰後,唔會因果個政權叫法國,所以就走去認同佢。唔係要民族強大(戴高樂係放棄法國好多殖民地),而係要民族有一個格,有道德責任。法國嘅民族認同,係一個文明,唔係認同一個政權、政黨或種族。

但中國又好,日本又好,民族主義變咗乜,就係對強大嘅迷信,同埋搞唔楚,民族係應該以文明、社群認同作為基礎,定係以政權、政黨、種族作為基礎,日本喺明治維新後走錯晒路,結果變成一個盲目相信擴張,軍事政權同大和民族這個種族就係硬道理嘅民族主義,對坂本龍馬想建立果套文明背道而馳,日本最終走上集體仆街嘅路,而喺一個盲目追求強大嘅民族前提下,無人敢反對東條英機班友發癲,或者明知佢係short嘅,都學似山本五十六咁諗辦法執行落去,結果係鑄成大錯。

依家 馮煒光 羅致光 張炳良,你估佢地唔知中共呢個政權係人渣咩,佢地好清楚依家管治香港果個宗主國係乜嘢人嚟,以張炳良、羅致光嘅學術成就, 馮煒光 嘅個人財富,你覺得佢地需要做局長搵一筆錢,我睇唔係太駛囉。做局長或新聞統籌專員權力唔係特別大嘅情況下,點解搞到佢地自己做人咁核突,歸根究底,就係《中國夢》背後果種民族主義,追求強大,追求虛榮,最後你唔會追求民族,或人民嘅人權,民主,而係最後甘願成為政權嘅齒輪。佢地仲衰過山本五十六,山本五十六好歹曾經反對過陸軍省果啲黐線計劃,做聯合艦隊司令長官,多少係為咗可以喺艦上辦公保命,兼有一定武裝指揮權,死喺美軍手上,好過枉死喺自己友下。但呢三條友,就好核突咁,做咗政權嘅走狗。

所以我近年對支聯會嘅民族主義路線有保留,呢啲民族主義變態嘅毒,係越老越中得深,因為年青果陣,仲多少有年少氣盛嘅赤子之心去頂住,但老咗,呢種思想防禦力會越嚟越弱,睇政改問題上,泛民新生代同上一代嘅矛盾,其實都睇得好清楚。

所以歐洲對民族主義毒嘅回應,就係人權、民主為本嘅泛歐主義,雖然俾左膠搞到膠晒,但如果唔想再走納粹、法西斯、共產黨果條死路,依家歐盟確係答案嚟。同樣,我主張對六四問題脫民族主義化,係作為一個亞洲人,地球人,對一件反人類屠殺事件嘅批判。無論香港、中國、台灣、日本、南韓、印尼,民主都唔應該狹獈以個別族群利益為本,最終係要走建基於民主、人權嘅泛亞主義。

所以為求香港人支持最大公約數又好,防止最終支持民主嘅人﹐陷入民族主義包裝嘅獨裁專政深淵都好,支聯會去民族主義化,改名為香港市民支援中國民主運動聯合會係最好,咁唔駛解散,亦可以對爭取死者嘅公義有所交代。當然熱普城式嘅支聯會不代表我,所以叫人唔好去果啲仆街論述,我一定係批判到底,你班友咁搞本土,我睇唔到你班友同支聯會喺本質上有啲乜嘢分別,我只能講。更何況黃毓民根本係國民黨啲人,佢只不過用國民黨滲入綠營啲間諜嘅垃圾破壞論述用喺香港度,所以黃毓民呢條友,都係叫佢早啲仆街好。都係果句,如果呢排我遇襲,一係梁振英要負責,一係黃毓民要負責,但兩件都係一等一嘅人渣,唔駛講。我只能講, 馮煒光 羅致光 黃毓民 梁振英 張炳良 五件人渣,沒有誰比誰高尚。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