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學生會-六四悼念-min

中大學生會 幹事會班友short咗呀

作為 中大學生會 老鬼,本來唔應該公開批評幹事會任何決定(利申:我係廿九中代表會主席,三十中臨時會長至民選幹事會上任),只不過, 中大學生會 六四聲明,過晒我嘅底線。呢班友睇吓人地時代力量係乜立場,人地做一個獨派係乜立場。

中大學生會 六四立場簡直係黐線

六四唔係民主運動問題, 1989年6月4日喺北京發生係一場屠殺,南京大屠殺部分元凶送晒去遠東軍事法庭裁決,處決埋,歐洲猶太人大屠殺,大部分凶手已經伏法,二二八已經好多平反昭雪,台北市長柯文哲醫生最初從政,就係為佢阿爺討回公道,佢每次提起二二八都老淚縱橫。呢啲人類歷史上令人髮指嘅屠殺,係無「情不再」呢回事,只有不斷悼念,唔可以忘記歷史嘅教訓,呢個係最重要。

而 中大學生會 幹事會呢次決定,更加係背叛 中大學生會 嘅歷史傳承,唔少學運領袖係去到 中大學生會 會室,再經 中大學生會 聯絡當時嘅香港政府同英國政府,呢啲民運人士至得以逃離中共魔掌。呢班友喺美國係仆街係一回事,但由救人角度, 中大學生會 係無可置疑六四歷史嘅一部分,依家你同我講情不再?我作為獨派,兼親英派,都只能講你班友係黐線兼仆街,你班友條線黐咗去邊度。由呢班友去搞本土或港獨運動,我真係怕呢班大帝將香港非洲化,或馬來西亞化囉。

所以我呢度,我必須要連支持熱普城式邏輯所謂本土派,包括梁金金在內,公開明確批評。有啲國家認同係中國,但唔去六四晚會,好似羅致光呢啲仆街冚家鏟,我梗係要公開攞佢嚟鬧(明天星期日休息,我就係攞佢同馮煒光落鑊煮),支聯會嘅民族主義方向,我都唔認同,但唔係當年嘅死者嘅凶手都未捉到,就話情不在唔駛悼念,如果有朝一日香港出現呢類屠殺,又有啲所謂扮民主嘅人講同一樣嘢嘅,你又有乜反應。

雖然熱普城已經變成一舊垃圾,但熱普城病毒,仍然係香港本土運動最大威脅,黃毓民、黃洋達、陳雲教出一堆混亂而是非不分嘅邏輯,將會極為傷害本土運動嘅前途。本來六四係港中分道揚鑣最大理由,但有啲人未經思考就接受呢三大仆街嘅邏輯,依家我真係對 中大學生會 無眼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