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TZ日本-min-2

DTZ日本 股權早於2013年售予TPG相關財團?

東京法務局,喺今日香港時間中午十二點左右,批准本人嘅附属書類閱覽申請,閱覽 DTZ日本 2013年3月30日嘅股東大會(株主総会)紀錄,我查過履歷事項証明書,確認係 DTZ日本 嘅一份,但閱覽之後嘅結果,就更為匪夷所思。

DTZ日本 係最早落入 Cushman & Wakefield 手嘅部門?

呢件事好奇怪係,UGL、TPG同梁振英都唔應機,東京法務局提供閱覽嘅文件,就露出當中線索。

DTZ日本-min-2
DTZ日本-min-2

喺呢件 2013年3月30日股東大會嘅會議紀錄中,日英並茂,有兩點我係唔理解:

  1. 當時DTZ日本株式会社,已經只有一個股東,而果位股東,好明顯係Cushman & Wakefield相關人士。
  2. 當時DTZ日本,已經改咗名做Cushman & Wakefield KK

當然,由於TPG唔係上市公司,Cushman & Wakefield都唔係上市公司,佢地買咗DTZ Japan係唔駛向股東交代,但問題係,UGL沽果百分之七十股權又駛唔駛交代,而梁振英係唔係一早就將日本分公司賣咗俾TPG,甚至係Cushman & Wakefield,等到Cushman & Wakefield收購埋DTZ其餘部分,至將DTZ日本靜雞雞塞咗入去?如果係咁做,就解釋到點解兩個大集團,一個特首全部唔應機。咁Cushman & Wakefield係咪喺梁振英有份安排下,由UGL手上買到DTZ,究竟梁振英同UGL簽果份顧問合約,實際係乜嚟。而留有DTZ Japan呢個尾巴,係咪為DTZ嘅最終去向鋪路?呢份文件,暴露出有更多不解嘅謎團。如果再查落去,有可能要向日本東京法務局,再要求一份附属書類目錄,甚至要等候時間去索取一啲閉鎖咗嘅文件,至可能摸出真相。但可以肯定係,DTZ日本嘅股權,應該好早歸一,甚至遠早於2012年梁振英出任特首嘅時間,除非梁振英叻到2012年7月1日前已經將自己手上嘅 DTZ日本 沽走,但行政會議嘅申報唔似呢樣嘢。

我衷心建議,梁振英自己 DTZ日本 啲股權交俾邊位會計師做信托人,以及啲錢銀安排點處理,特別啲時間表,因為日本已經唔多可能幫你擋落去。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