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DTZ回應-min

梁振英 根本無回應過 DTZ Japan 嘅股權問題

梁振英 去北京之前,亦喺我公布第一批DTZ Japan查冊文件前,回應記者提問時指,佢喺 DTZ Japan 嘅股權係信託人負責,他行事依家申報制度。呢啲答案真係虧過唔虧,有答等於無答,我只能用耍人嚟形容。

梁振英 DTZ Japan 好多問題係需要回應

我根據番我嘅查冊結果,我攞番我scan咗嘅版本,作出質問

梁振英-DTZ Japan-1
梁振英-DTZ Japan-1
梁振英-DTZ-Japan-2
梁振英-DTZ-Japan-2
  1. 請問 梁振英 委托邊一位取締役,作為你喺DTZ Japan KK嘅代表?亦即佢係口中嘅信託人指派嘅代表?
  2. 請問 梁振英 喺日本資產嘅信托人,有無知告平成25年3月30日株主總會中各種決定,包括有兩位當中就任嘅取締役?
  3. 請問 梁振英 ,如果閣下對平成25年3月30日嘅株主總會決定唔知情,理由又係乜?究竟 梁振英 對信託人嘅授權,係去到乜程度?
  4. 請問 梁振英 ,如果閣下對平成25年3月30日嘅株主總會決定係知情嘅,咁你有無作出相應嘅申報?如果有,又申報咗啲乜?
  5. 請問 梁振英 ,DTZ Japan KK嘅股權賣咗,係幾多錢,同幾時收錢?

呢件事我諗我最大得著係,我變咗一位識喺日本查冊嘅人,我查到嘅履歷事項全部証明書,只不過係成個行動嘅第一步,因為日本嘅制度係同香港查冊制度係唔同。而呢次,我仲要係自己填寫日文表格嘅情況下,完成呢一步。我相信, 梁振英 唔可能繼續得個hea字,因為香港人係有理由同權利,知道UGL案嘅關鍵,亦即係DTZ株式会社,點樣由DTZ同 梁振英 共同擁有,變咗由TPG擁有嘅財團全資擁有,最終變成咗Cushman & Wakefield 日本公司,亦即DTZ日本分公司,最終重歸DTZ集團嘅一部分,依家成件事,梁振英仍然未有作出任何交代,當 梁振英 唔願意自己交代嘅時候,只有由公眾自己諗辦法交代。雖然日文嘅片假名好令人頭痛,而好多人都未必頂得住日文果啲文言文邏輯,特別日本法律好多嘢仲係用漢字處理,但唔代表無人有呢個決心同毅力,將進一步詳情披露出嚟。

當然,我亦都希望大家持續支持我嘅行動,因為真係搭車、食嘢同買收入印紙都係要錢。

相關閱讀:https://martinoei.com/article/14721/梁振英-可能喺2013年賣咗dtz-japan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